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锦朝朝傅霆渊 > 第301章 宴回(下)
    锦朝朝虽然在客厅,看不到宴回在做什么。

    但她对他的小动作,了如指掌。

    片刻后,宴回端来水杯,递到她面前,“喝吧,这是我收藏的茶叶,自己都舍不得喝。”

    锦朝朝看着发黄的茶水,轻笑出声,“你没有撒谎,这茶叶确实是你舍不得喝的收藏,不然怎会过期。”

    宴回拿着水杯愣住,“过期?”

    他平日里没有喝茶的习惯,并且在他的认知里,茶叶没有保质期。

    锦朝朝没有接水杯,“我这个人很挑剔,对过期的茶,完全没兴趣。”

    宴回白皙的脸颊僵硬住,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

    “那你喜欢喝什么?咖啡?”他问。

    锦朝朝点头,“可以来一杯,我喜欢三分甜的手磨咖啡。”

    宴回收回茶杯,转身去做咖啡。

    他脸上没有一丝不耐烦,甚至还有些隐隐地兴奋。

    他做咖啡的手法很专业。

    不出一会儿的时间,一杯三分糖的卡布奇诺就做好了。

    上面还有漂亮的爱心拉花。

    锦朝朝看着递到面前的咖啡,嘴角弯起微笑,双手接过,说了声“谢谢!”

    宴回紧盯着她的手,只感觉眼前这双手细长如青葱般美丽,手指的长度完美得让人惊叹。

    他想:如果把这双手泡在福尔马林里,放在卧室床头的位置,以后他每天早上起床就能第一眼看到。

    那会是多么幸福的场面。

    但锦朝朝一直端着咖啡没喝。

    他着急抿唇,开口提醒,“咖啡要趁热喝!”

    锦朝朝眯眼微笑,“我突然觉得这个味道闻起来好苦,喝起来肯定不好,又不想喝了。”

    宴回嘴唇蠕动,像个不知所措的孩子,开口哄她,“要不尝尝,就喝一口?”

    锦朝朝低头再闻了闻咖啡,之后抬眸执拗地摇头,“不喝咖啡,要不你给我榨杯果汁吧,我喜欢纯的柠檬汁!”

    她在心里冷笑。

    就不信他能临时给她榨杯柠檬汁出来。

    宴回做梦都没想到,锦朝朝要求会这么多。

    他站在原地,挠了挠头,沉思片刻,忽然瞪大眼像是有了主意,“你等十分钟,柠檬汁马上就来。”

    锦朝朝:“……?”

    他不会真有柠檬吧!

    宴回走到厨房的窗口,冲着外面的保镖喊道:“去后院给我摘十个柠檬过来。”

    十分钟后。

    锦朝朝看着递到面前的纯柠檬汁,只感觉满头黑线。

    她在刁难他,没想到他真有。

    “快喝吧!”宴回温和浅笑,“爸妈说了,要好好地招待客人。”

    他会以最高的礼仪把她解剖了,用最漂亮的玻璃瓶,把她装在里面。

    锦朝朝龇牙,把柠檬汁送到嘴边,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让口腔瞬间冒出酸水。

    她放下杯子,“不喝,太酸了。”

    宴回终于微怒了,不过外表却像来脾气的小猫似得,没什么杀伤力,“那你要喝什么,能不能想清楚再说!!”

    “白开水!”锦朝朝已经试探出他的脾气。

    很好说话,但不代表没脾气。

    他一门心思地让她喝水,就是为了迷晕她。

    这一次宴回端来温水,“不烫,喝吧!”

    锦朝朝勾了勾嘴角,把白开水一饮而尽。

    宴回盯着锦朝朝的嘴唇,看着她把水全部喝掉,浑身激动的颤抖。

    锦朝朝放下杯子,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下,“那你去给我拿点儿吃的,刚好我饿了。”

    宴回嘴巴翘起,逐渐不悦,只感觉这个漂亮的人,事太多了。

    他又跑回房间,把自己的零食抱了一箩筐下来。

    他估算着锦朝朝该晕倒了。

    等他抱着零食回来的时候,见锦朝朝正坐在凳子上,端着桌子上的咖啡在喝。

    她不仅没晕倒,还像没事人一样。

    想到咖啡的杯子里,也有麻醉剂。

    他走上前把零食放在桌子上。

    “你喜欢什么,我给你拆开。”宴回乖巧地开口,像极了一个听话的小跟班。

    锦朝朝看了眼桌子上的薯片和巧克力,“这两样都要,你给我打开。”

    宴回拆开薯片,递给锦朝朝。

    然后再拿过巧克力,拨开糖衣。

    锦朝朝坐在凳子上,吃饱喝足。

    一个小时后,她看向宴回,“已经打扰挺长时间,我该回家了,谢谢宴少的款待。”

    宴回:“……?”

    她吃了那么多麻醉剂,竟然没事?

    还是说,他的麻醉剂过期了?

    锦朝朝从别墅出来,秦浅早就担心坏了。

    “没发生什么事情吧?”她着急忙慌地问。

    锦朝朝摇头,“没事!他这病不好治,不过我想试试。”

    秦浅闻言,满脸担忧道:“别太为难,自己的安全比较重要。”

    她和宴临是娃娃亲,他偏执的很,也离不开她。

    她注定要嫁入晏家。

    以后她就是长嫂,看到宴回这样,也于心不忍。

    如果能治好他的精神疾病,她自然开心。

    可她也深知,宴回的病比普通精神病更难治。

    锦朝朝点头,“我知道!他伤害不到我的,你放心。”

    宴临站在旁边提醒,“他可是真的会杀人的!”

    他实验室里的那些东西,让他小小年纪就在医学上有重大突破。同时也让他练就了一手出神入化的解剖技术。

    一些法医都束手无策的案子,他却能信手拈来。

    锦朝朝做了一个ok的手势,“不怕,他会杀人。我又不傻,等着给他杀。”

    回去的路上。

    言妈仍旧感觉浑身不舒服,“这个宴回太恐怖了,小姐您还是离他远些!”

    锦朝朝摇头,“如果我说,他是我要找的人呢?”

    言妈感觉头皮瞬间炸开,“那我以后岂不是要经常遇到他?”

    锦朝朝默默点头。

    言妈一紧张,就变回原形,成了一只小鼹鼠。

    她感觉自己就要被宴回泡进罐子里,当标本了。

    锦朝朝拿出灵符,燃烧掉贴在鼹鼠头上。

    言妈瞬间又变了回来。

    她满脸痛苦地攥紧拳头,“小姐,这种人怎么救啊!”

    锦朝朝伸手握住她的肩膀,“怕啥,你不是有法术吗?再说了,他现在对我感兴趣,对你又不感兴趣。”

    言妈拼命摇头,“不行!他敢打你的主意,我就用法术杀了他。”

    锦朝朝:“……!!”

    真是一时间哭笑不得。

    言妈是真的被宴回给吓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