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楚绵绵易铖奕 > 第488章 不可理喻
    白色的车子在公路上疾驰。

    速度越来越快。

    可她却像是感觉不到速度,脑子都被情绪霸占。

    过往的记忆再次浮现,一幕幕,重现脑海中。

    多么可笑!

    仅仅因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一批文物,她付出了清白全毁一尸两命的代价!

    “嗡嗡嗡……”

    手机的震动唤醒了她的理智。

    她缓缓停在路边,接了电话。

    “喂?”

    “在哪里?”

    是易铖奕的声音。

    楚绵绵没有回答,视线看向窗外,“有事吗?”

    她开了窗,郊外的路风大,呼呼的风声灌进手机里,噪音很大。

    易铖奕慢慢拧紧眉头,“你在外面?”

    “嗯。”

    “地址。”

    “易总,你无权干涉我的自由和行程。”

    易铖奕却从在这句话中听出了浓浓的责备和委屈。

    责备?

    委屈?

    “楚绵,你在哪里。”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

    易铖奕捏着手机,薄唇紧抿,心底浮现出担忧,却又不敢首接查她的ip,引来她的厌恶。

    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凝在心中的担忧越发浓郁。

    那边,楚绵绵也知道自己幼稚了,可她没办法在知道真相时不迁怒。

    他在她最需要他时,昏迷不醒。

    他在她需要翻案时,失去记忆。

    甚至,他还对害死她的凶手暧昧不清!

    这才是令她最愤怒的!

    她无法接受自己心爱的男人和凶手在一起,这无疑是个巨大的笑话!

    她深呼吸一口气,重新驱车回去。

    这次她没有情绪失控,她的眼神逐渐从痛苦变得坚韧。

    既然知道了真相,那么她就不会坐以待毙。

    ……

    易铖奕心神不宁。

    莫思悦见状,主动把菜单递过去,亲昵的说道:“这里的鱼不错,小孩子多吃点鱼好,有利于大脑发育,而且还可以补补身体,对吧,小天?”

    楚小天乖巧依赖的坐在莫思悦的身旁,眼神里全是喜爱,好像身体里有个声音在说,这是对他最好的人。

    这种感觉来的莫名其妙,却坚信不疑。

    “嗯,谢谢莫姐姐。”

    安安坐在另一边满眼警惕,还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小天会亲近坏巫婆?!

    明明小天就是最讨厌坏巫婆的人!

    “小天真乖!莫姐姐最喜欢你了!”

    说罢,莫思悦还亲了一口楚小天的脸颊。

    安安顿时炸了,“别动我弟弟!”

    易铖奕也有些不满,“注意你的举止。莫思悦。”

    “不好意思,我只是太喜欢小天了。”

    反倒是楚小天不满了。

    “不要凶莫姐姐!”

    安安着急的拉着他解释,“小天!不要靠近她,她……”

    还没说完,安安就被楚小天给狠狠推开了,一屁股摔在地上。

    “不许说莫姐姐坏话!”

    易铖奕扶起安安,脸色动怒:“楚小天!过来!”

    安安生怕弟弟挨揍,又劝着:“爹地我没事,我不疼。”

    莫思悦故作好心的说道:“小天,不许这样对哥哥,快和哥哥认错。”

    楚小天竟然真的很听话的道歉:“对不起,哥哥。”

    他这个样子令安安难受的厉害。

    弟弟怎么变成这样了?

    是老巫婆做了法吗?

    唯独易铖奕的眼底多了几分深思。

    一顿饭用完,结束时,楚小天竟然还想跟着莫思悦走,被易铖奕拦住了。

    “你再往前走一步试试。”

    楚小天迟疑了。

    他的大脑和身体在做斗争,脑子里有声音在说要跟着莫姐姐走,但是身体很诚实的说,真敢走的话屁股会被爹地打烂。

    毕竟,易铖奕向来不是怀柔政策教育孩子的人。

    最后,楚小天不敢走了。

    易铖奕让司机把两个小家伙送回去。

    他单独留下莫思悦。

    今天这顿饭也是对方强行加入的。

    “没想到小天这么喜欢我呢。”

    “他喜不喜欢你,你心里不知道吗?莫思悦,你对他做了什么?”

    从前因为恩情在,他对莫思悦一向是尊重居多,这是罕见的质问。

    莫思悦一脸委屈,“铖奕,我能对他做什么?”

    “五天前,你在哪里?”

    “五天前?我陪着我妈,我妈妈生病了,还生我的气,我亲自照顾她。”

    他眯了眯眼,神情危险,“你确定吗?”

    “你不信我就去查,我不会骗你!”

    易铖奕当真去查了。

    但结果和她所说的那样,楚小天被绑架的那天,她在医院里陪着母亲看病,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那么,楚小天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转变这么快?

    然而远远不止于此。

    当天晚上楚小天忽然发起发烧,紧急送到医院治疗,他烧的厉害时,嘴里还亮着莫姐姐,还抗拒护士喂药。

    情况紧急,易铖奕只好又把莫思悦给找回来。

    他看着病房里莫思悦轻声哄着楚小天吃药的场景,只觉得碍眼。

    可偏偏医生说,楚小天不能一首烧下去,否则会引发并发症。

    楚小天如同在中了邪一样,死活就要莫思悦在。

    就如同,那才是他的母亲。

    不仅如此,这个情况愈演愈烈。

    到最后,楚小天非要莫思悦当他的妈妈,否则他就不配合治疗不吃药不听话。

    易铖奕第一次生出了想动手的冲动。

    “我就要莫姐姐当我妈妈!我谁都不要!不然我就不吃饭!”

    易铖奕的脸色阴沉,“你再说一次。”

    “我说一万次!我就是要莫姐姐!”

    他伸出手,旁边的医生护士们齐齐脸色大变,赶紧拦着,“易先生!别生气!别动怒!孩子还小不懂事!”

    “放手!”

    “易先生您冷静点啊!”

    偏偏楚小天跟不怕死一样,大声喊着:“我就是要莫姐姐当我妈咪!我就要!”

    “你找死!”

    易铖奕被气昏头,差点就要动手。

    幸好前面医生见势不妙通知了老爷子,易老爷子紧急赶到,一看大孙子要揍小玄孙,顿时大惊失色,“住手!”

    “做什么!你还想动手了?!有你这么当爹的吗!”

    易铖奕深呼吸一口气,没忍住蹦出一句:“我要不是他爹早就送进icu。”

    易老爷子护犊子似的把楚小天护在身后,对易铖奕吹胡子瞪眼,“给我闭嘴!有你这么诅咒自己的儿子吗?万一孩子真出个什么事你就后悔去吧!”

    易铖奕冷笑,“没关系,我还有另一个儿子,这个不要也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