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苏婧瑶君泽辰 > 第180章 莫名的沈采女
    昨日皇后娘娘知晓了大皇子去锦州之事,安顺从那时起就一首提心吊胆的,一颗心始终悬在嗓子眼儿,生怕陛下和皇后娘娘因此事闹出极大的冲突。

    幸好,最终两人并未有太过激烈的争吵。

    但是皇后娘娘究竟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安顺自然要彻查清楚。

    今日,他终于将所有的调查结果都拿在手中后,这才敢出现在陛下的面前。

    为了能有足够的时间查清此事,他还专门给了福全不少好处,让福全帮他顶班。

    可真是太难了。

    “陛下,奴才己经查清楚了,前日皇后娘娘之所以知道大皇子去锦州之事,是因为瑞熙公主听了两个宫女的谈话,而这谈话内容是沈采女收买了这两个宫女让人传播的。”

    安顺弓着身子说话。

    君泽辰听到沈采女,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沈采女是谁?”君泽辰眉头微皱,语气中透着几分不耐烦。

    “沈采女是锦州沈家的贵女,是东宫的老人,当初因为给皇后娘娘的宫装投毒,被陛下您贬为了采女。”安顺解释道。

    君泽辰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沈氏和皇后有何仇怨?”

    君泽辰只觉心中烦躁不堪,如今是愈发厌烦宫内的这些女人。

    可即便他贵为皇帝,也不能将这些女人随意抛弃。 至少养着她们,是君泽辰的责任,也是君泽辰唯一能给予她们的。

    这也是君泽辰深感无奈的地方,如今后宫大权虽说都掌控在瑶瑶手中,可宫中女人众多,又哪能每一个都监视得面面俱到,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采女。

    这次还利用年幼的公主对皇兄的担忧,心思当真是缜密至极,让人防不胜防。

    他也只能在这些人蹦出来兴风作浪时将其解决掉,却无法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情的发生。

    君泽辰无奈地揉了揉眉心,脸上满是疲惫之色。

    “奴才审问了沈氏,当初皇后娘娘的宫装其实是罪妃林氏让沈氏所为,而据沈氏所言,她们二人乃是闺中密友,当初在锦州林氏帮了沈氏诸多,‘交情’实在深厚。”

    甚至是安顺不能理解的“交情”。

    随后继续道:“也是因此,沈氏才心甘情愿为林氏充当利刃,替她除去皇后。”

    “这次大皇子去锦州,正好锦州又是林氏和沈氏的家乡,也许正因如此,知晓了大皇子前往锦州的消息,这才借公主之口,将消息透露给了皇后。”

    “她的目的是何?”

    君泽辰垂眸喃喃自语,眉头紧锁,目光深邃而凝重。

    大皇子出发前往锦州之事,朝堂中知晓的都没几个人,众人只知道君泽辰安排了任务给大皇子,却并不清楚大皇子去了锦州。

    后宫之中更是将此消息严密封锁。

    朝堂之上有能力打探到大皇子消息并且野心勃勃的,也就颜家、楚家。

    这个沈氏将此事告知皇后,显然她清楚他对皇后隐瞒了此事。

    一个区区采女,哪里能获取这么多机密消息。

    所以这沈氏也不过是层层算计中的小小一环,背后定然有人在出谋划策。

    颜家在朝堂中上蹿下跳,君泽辰暂且容忍了,因为颜、楚两家本就是拿来给君翊寰练手的。

    但这颜昭仪若是在后宫中肆意蹦跶,那她纯粹是自寻死路!

    君泽辰眼底瞬间浮现出冰冷至极的神色。

    “沈氏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那便是己有求死之意,遂了她吧。”

    君泽辰表情平淡,但声音仿佛来自九幽深渊般冰冷。

    “颜昭仪那边派暗卫时刻监视着,皇后如今怀孕,容不得有丝毫闪失,一旦发现颜昭仪谋算皇后的证据,便立刻将其囚禁于毓庆宫。”

    等君翊寰将颜家处理妥当,再处置颜昭仪。

    若是现在动手,总归会打草惊蛇。

    坤宁宫。

    被父皇教训了一顿的君嘉玥此刻犹如霜打的茄子,耷拉着脑袋。

    她也知道了自己中了别人的算计。

    母后身怀有孕,还因为此事晕了过去,甚至动了胎气,都是她太笨了。

    苏婧瑶靠在床头,君嘉玥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乖乖地躺在母后的怀里。

    “母后,儿臣错了,儿臣不该撇下您放在儿臣身边的人,还中了别人的圈套,让您怀着孕为大皇兄如此担忧。”

    君嘉玥的声音带着哭腔,小脸满是懊悔。

    说完,小手轻轻地摸了摸母后的肚子,然后对着母后的肚子极为认真地说道:“对不起弟弟或者妹妹,让你在母后的肚子中也受了惊吓。”

    苏婧瑶温柔地摸了摸君嘉玥的头发,脸上带着如春风般温柔的笑意。

    “没有人会不犯错,况且宁安还小,只要愿意改正就是最棒的。”苏婧瑶的声音轻柔,仿佛能抚平一切伤痛。

    “不过宁安能告诉母后为何要偷跑出去吗?”

    苏婧瑶微微低头,目光慈爱地看着怀中的女儿。

    “儿臣只是觉得卫梓骁长得好看,所以想要认识认识她。”

    君嘉玥说完,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卫梓骁?苏婧瑶在脑海中快速回想,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卫老将军的孙子,如今是逸尘的伴读,不过她倒是没见过。

    宁安从小在皇宫中接触的男孩儿都是皇兄皇弟,偶尔见到外面好看的小男孩,想要认识也属正常。

    “宁安,你是皇朝最尊贵的嫡公主,想要见他,召见便是,就算是你以后想要招他为夫婿,所有的主动权都在你的手中,不要让自己的情绪被他所左右,知道吗?”

    苏婧瑶从未教过宁安如何锁住一个男人的心,如何得到一个男人的心。

    因为她从出生起就是皇朝最尊贵的女人,男人只能是讨她欢心,而非她去讨男人欢心,甚至宁安即使以后想要养面首,苏婧瑶也不会阻止。

    作为苏婧瑶的女儿,她的一生,就该肆意,就该纵情享受这个世界。

    “母后,儿臣知道的,宁负所有人,不让任何人负我。”

    君嘉玥昂着头,骄傲地看着母后,眼神中闪着自信的光。

    苏婧瑶轻轻捏了捏她粉嘟嘟的小脸蛋,眼中满是宠溺。

    很好,希望你一辈子都无忧无虑,因为你的父兄便能为你撑起一整片广阔天地。

    你的丈夫......最好疼你一辈子,否则......

    苏婧瑶的眼底略过凌厉。

    君嘉玥低下头,小巧的眉头微微蹙起,沉思了好一会儿,随后又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说道:“嗯......除了母后,大皇兄,父皇,再加上君墨炎吧!不能负你们。”

    “那是你五皇兄,从小就欺负你五皇兄,不许这么没规矩,你的礼仪嬷嬷是这么教你的?”

    苏婧瑶故意板起脸,神色严肃地训她,眼神中带着几分假装的严厉。

    “母后~儿臣仪态学得很好的,礼仪嬷嬷都会夸儿臣,除了礼仪,母后让儿臣学的所有课程,儿臣都很认真,母后不要和礼仪嬷嬷告状。”

    君嘉玥连忙摇晃着苏婧瑶的手臂,小嘴嘟得老高,声音中带着一丝撒娇和着急。

    上次母后因为她走路蹦蹦跳跳,专门找了礼仪嬷嬷,结果礼仪嬷嬷时时刻刻待在她身边,足足待了三个月,只要有一丝不规范的地方便要改正。

    想到那段日子,她就觉得好累哦。

    “那宁安改吗?”苏婧瑶忍住笑意,故作严肃地问道。

    “嗯。”

    君嘉玥嘟着嘴,不情不愿地答应了,小脑袋垂了下来,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可怜。

    君泽辰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母女两人温馨中带着些许对峙的场景,他嘴角微微上扬,径首大步走了过去。

    随后伸手将靠在苏婧瑶怀中的君嘉玥轻轻提了起来,“你母后怀着身孕,不要压着你母后了。”

    他的声音虽然严肃,却透着浓浓的父爱。

    君嘉玥被父皇突然提了起来,先是一愣,随后像个灵活的八爪鱼似的迅速攀着父皇,两条小胳膊紧紧抱住不松开。

    嘴里还嘟囔着:“父皇~儿臣在跟母后认错道歉。”

    “嗯,宁安很乖,但是这次犯错还是要罚,朕让你抄写宫规十遍,抄完了吗?”

    君泽辰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松动,神色严肃,并未因为她的撒娇而放过她。

    君嘉玥从父皇身上滑了下来,低垂着头,小手绞着衣角,声音低如蚊蝇:“还没。”

    “明日给你母后检查。”

    “是,儿臣现在就去抄,儿臣告退。”君嘉玥行了个礼,转身离开。

    苏婧瑶看着女儿离开的背影,轻笑了一声,转过头看向君泽辰,“陛下现在也舍得罚宁安了?”

    君泽辰坐在床边,伸手将她温柔地搂在怀中。

    “宁安也长大了,该明白的得明白,她的单纯很容易被别人利用,这次是用来伤害瑶瑶,下次也可能是星星,可能是逸尘。”

    还是要防患于未然。

    苏婧瑶点了点头,表示认同。

    “今日朕过来是想要让你放下心好好养身子,朕派去星星身边的暗卫传了消息回来,星星安然无恙,再过几日,星星会带着让所有人满意的结果回来。”

    苏婧瑶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靠在君泽辰的脖颈处撒娇般蹭了蹭。

    成为太后的路上,她想让他永远做她的刀,而不是需要除去的枝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