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阮梨傅砚礼 > 第330章 还有其他问题
    “你妹妹,我们已经从沈家接出来了。”

    阮梨这话一出,沈凝妍就像是突然发狂一样,直接朝着阮梨冲过来。

    傅砚礼虽然没说话,但一直盯着她,见状立刻上前将阮梨护在身后。

    他一只手护着阮梨,另一只手紧紧抓住沈凝妍的胳膊,不让她靠近阮梨。

    “阮梨!你把她怎么样了!”沈凝妍红着眼大喊道。

    此刻的她喊得真情实感,撕心裂肺,和之前在灵堂上演戏的模样完全不一样。

    “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一定会弄死你的!”

    沈凝妍喊着喊着,语气又软了下来,声音带着哭腔:“你们想做什么冲着我来,不要伤害她!求求你们不要伤害她!”

    威胁,祈求,此刻的沈凝妍已经将自己能用的方法都试了一遍。

    阮梨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很不是滋味。

    沈凝妍之前的确闹了不少事,也没少在傅承煜背后出谋划策,帮着他对付傅砚礼。

    阮梨不是圣母,不可能原谅她。

    但在知道了沈凝妍之前的那些遭遇以后,阮梨的心里突然就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你不用求我们,我们本来也没打算伤害她,只是请她来家里玩玩。”阮梨缓了缓,再次开口。

    “但是,如果你给不了我们想要的答案,我就会把她送回沈家……”

    “不要!”沈凝妍一听这话,立刻激动地摇摇头:“不要把她送回沈家!”

    “那就看你的表现了。”阮梨沉声说完,就再次和傅砚礼坐下,静静看着沈凝妍。

    沈凝妍犹豫了许久,最后深深叹了一口气:“其实,给爷爷下毒的人就是福伯。”

    管家福伯?

    一听到这个名字,阮梨和傅砚礼下意识对视了一眼,都觉得这个答案不太对劲。

    福伯跟了傅老爷子几十年,对他忠心耿耿,怎么可能会下毒害他?

    如果真要说,傅家谁都可能这么做,唯独福伯不会。

    “你们不信?”沈凝妍看到他们这个反应,一下子就急了。

    “你们知道妹妹对我的重要性,我怎么可能会拿这种事来撒谎!”

    “傅家人都以为福伯一直未婚,但其实在四十年前福伯曾经结过婚!”

    沈凝妍本来还很激动,但说到这的时候沉默了几秒才又接着说:“但是在新婚夜那天,傅老爷子喝醉酒进错房间,和福伯的妻子……”

    沈凝妍省略掉了后面的话,但阮梨和傅砚礼已经明白是什么意思。

    一股火瞬间溢满阮梨的胸腔,她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由得用力握紧,非常生气。

    喝醉走错房间?

    那可是在福伯的婚房里,傅靖怎么可能会在那过夜?

    这一听就是假的!

    傅靖真的是个畜生,杀人放火,什么恶事都干得出来!

    “在那个保守的年代出了这样的事情,福伯的妻子自然接受不了,事发第二天就自杀了。”

    “傅老爷子说他喝醉了,给了福伯一大笔钱赔偿。”

    “他觉得福伯跟在自己身边那么多年,向来对他忠心耿耿,肯定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记恨自己。”

    “加上福伯后来的确没在提过这事,他就渐渐忘了,一直把福伯留在身边。”

    “但其实福伯很爱自己的妻子,刚出这事的时候他很伤心,但他以为傅老爷子是真的醉了,并不是故意的。”

    “福伯记着傅老爷子对他的恩情,所以一直将这份苦压在新林,从没想到报仇。”

    “直到十几年前,傅老爷子有一次和沈家老爷子喝酒聊天,把这事说漏嘴,承认了他当时就是故意的,根本没有喝醉。”

    “他一直吹嘘自己那晚有多厉害,不管那个女人怎么反抗挣扎都不是他的对手等等,这些话全被福伯给听见了。”

    “从那晚开始,福伯就决定要报仇,后来计划了很久,才弄到了一种很珍贵的毒,定时定量下在傅老爷子的饮食中。”

    “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

    沈凝妍讲完这个故事,急切地看着阮梨他们:“你们现在可以把我妹妹放了吗?”

    “你确定你说的都是真的?”阮梨和傅砚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充满疑惑地反问了一句。

    沈凝妍刚才的故事的确讲得不错,但阮梨和傅砚礼觉得里面漏洞百出,非常不对劲。

    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福伯既然存心想要报复,为什么要下那么慢剂量的毒?

    十几年时间,福伯完全有无数种方式杀了傅老爷子,却偏偏选择了最慢最不痛苦的。

    万一在毒发之前,福伯自己先出事了呢?

    要说这是为了洗清自己的犯罪嫌疑,现在的福伯都已经六七十岁了,还有什么后果是他不能承担的?

    阮梨和傅砚礼都是警惕的人,加上沈凝妍之前的那些所作所为,让他们没办法直接相信她的话。

    “你们还不相信?我真的没有撒谎!”沈凝妍再次急了,双眼通红地看着他们,眼泪一颗接一颗往下落。

    “我知道我之前做错了事情,但我也没办法啊。”

    “傅承煜一家不待见我,他和他妈动不动就打我骂我,从来不把我当人看。”

    “阮梨你没有说错,我的确是从一个炼狱到另一个地狱了。”

    沈凝妍说到这,想到自己这些年的经历,眼泪流得更凶了。

    阮梨知道沈凝妍之前经历过什么,看着她这个样子,心里更不舒服了。

    “等会儿我会让你见到你妹妹,她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

    阮梨一脸认真地看着沈凝妍:“但是你刚才说的那些还不够。”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和福伯合作的,又是什么原因让你们达成合作。”

    “还有,你们见过几次面,在哪里见的,不见面的时候怎么联系,从头到尾都做过做过什么事。”

    “每一件,你都要清清楚楚地告诉我们,不许撒谎不许有遗漏。”

    其实在听完沈凝妍的讲述后,傅砚礼就吩咐许明去调查福伯,验证她说的话的真伪。

    但光这样还不能完全确定,所以阮梨才提出这个要求。

    只要沈凝妍说的这些和他们调查的能对上号,那就说明她没撒谎,如果对不上号……

    就说明这件事里还有其他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