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姜晚婉沈行疆 > 第490章 穷人乍富
    沈大柱拿着合同,还有些不现实。

    他看着家里人,用手抹了把脸,又掐了把自己的大腿。

    “爹,娘,孩子他娘,老四把厂子的盈利分给我三成,还没叫我出本钱。”

    沈建军听后,把鞋脱下来抡了他几下,打完恨铁不成钢地教训他:“你和老四都是哥兄弟的,他虽然不是你三叔亲生的,你也不能拿他厂子的钱啊!”

    “他盖这个厂子,出钱出人,还给咱们工钱,咱们在厂子里赚工资就不错了,一大家子一年下来不少挣,你咋这么贪?干啥要老四的钱?”

    魏淑芬也觉得不妥:“儿啊,你这样叫你爹咋面对你三叔?”

    “你三叔这辈子就养这么个儿子,不似亲生,更似亲生。”

    “你干啥要他的钱啊?你穷疯了吗?”

    许兰直接把笑脸收起来:“晚婉对咱家孩子有多好,你是不是全忘了?”

    “要不是晚婉和老四,咱家果果和穗穗还在地里刨食呢,跟着生产队的孩子在野地里抓蚂蚱扁了勾,哪像现在会读书写字。”

    “你去和老四说清楚去。”

    三张嘴轮番轰炸,沈大柱有嘴都解释不清楚,等他们埋汰够了。

    沈大柱无奈说道:“我和二柱子都拒绝了,但是老四说,他把我当亲哥哥才要带着我们一起发家致富,他说他以后还要干别的活,才把厂子分给我和二柱子一人三成。”

    “我和二柱子也不想要,但老四打心底里把我们当亲兄弟。”

    “爹娘,孩儿他娘,你们说我是那么贪得无厌的人吗?”

    “我想着,我以后拿着厂子的分红,拿了就拿了,往后咱们铆足劲给老四好好干。”

    沈建军良久叹了口气。

    “老四这孩子,平时不声不响的,对咱啥时候都掏心掏肺。”

    “他能说出带你过好日子,是把你当亲兄弟了,你既然收下……那就收下吧,但往后,咱们必须教导孩子,必须记住老四和老四媳妇儿的恩情。”

    “咱们把厂子当咱的眼珠子,好好干,一点纰漏不许出。”

    许兰说不啥了,衣服都不披,就去找姜晚婉了。

    姜晚婉的东西都收拾差不多了,刚喂完孩子,给安安拍奶隔呢。

    许兰开门进来。

    “晚婉啊,你和老四啥时候计划把厂子分给俺们三成的?”

    姜晚婉笑了:“瞧你的架势,明明是分到厂子了,怎么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我和他早就计划好了,不敢说,怕你们不好意思。”

    “嫂子过来坐。”

    许兰屁股挨到炕沿边,眼泪不争气掉下来。

    “晚婉啊,嫂子从来没把你当妯娌,从见到你那天起,我就把你当妹子了。”

    “我说不出来是啥样的感觉,就是瞅着你白净的样子,特别窝心。”

    “嫂子对你好,不图你一针一线,真的。”

    姜晚婉莞尔:“我当然知道。”

    不止是这辈子,上辈子她不当人,性格不好,大嫂也没嫌弃过她。

    “所以我和老四,是真心希望你们多赚钱,把咱厂子做好,别高兴太早了,咱们的厂子本身就是和军区合作的,一半盈利都被分出去的,你们真以为年底能在五成以外分到三分钱就能拿很多了?”

    许兰哭着摇头:“别当嫂子傻。”

    “背靠军区这棵大树,咱们的厂子就会比其它厂子办得好,我们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做事,年底能分到不少钱的。”

    “我不知道说啥话感谢你,但是你愿意真信待我,放心吧,家里的事一点都别操心。”

    “到年底我肯定让你见到钱!”

    许兰真的不知道说啥好了,晚婉这个小傻子,还想骗她呢。

    姜晚婉拉着许兰的手:“我信你。”

    “别觉得是负担,想想果果穗穗,你想让孩子往前赶几代,要抓住这个机会。”

    许兰点头:“我知道。”

    妯娌俩正说着呢,井芝兰开门进来了。

    过完年后,她带着井小天一直住在这里。

    沈红军和王翠霞还有三柱子不在这,沈二柱回屋里,就把这个消息分享给她了。

    井芝兰聪慧,知道沈行疆的好意,既然收下了,她也没说什么责怪的话。

    只是把其中的关系梳理好。

    大概就是沈行疆资本投入了多少,让他占了多少便宜,这些便宜是他十年二十年,都赚不回来的。

    这次的事儿,是他们二房占了大便宜。

    沈二柱拿到的时候其实有想过,自己也不是纯占便宜,他还帮忙看厂子呢。

    感激是真的,只是觉得自己也付出了。

    可听完井芝兰算的账,他扇了自己一个嘴巴子。

    天杀的,他这点人力能值什么钱?

    井芝兰又道:“你在厂子里拿三分利钱,不是你多厉害,随随便便有点学问,懂知识的都能替代你。”

    “你唯一幸运的,就是生在了沈家,品行不坏。”

    沈二柱瞬间清醒了。

    “你说得没错,我的确占了大便宜。”

    井芝兰没怪他会那么想,他没怎么读过书,很多东西看到了也未必去想。

    现在她和沈二柱结婚了,日子要往长远看。

    老四和老四媳妇儿的能耐绝对不止眼前这些,他们老实本分地守着这三分利,不往大了想,往后不多数,两代人都能安安稳稳过下去。

    吃喝不愁的基础,想要什么都能满足自己。

    这时候,最关键的就是这兄弟感情了。

    井芝兰教育完沈二柱,就来找姜晚婉。

    “大嫂,弟妹,你们都在呢。”

    许兰让开位置给她坐:“过来和我们一起聊聊。”

    井芝兰把电棒关了,坐下后没有直接感谢。

    “我刚才把你二柱哥教训了一顿。”

    就在许兰以为井芝兰和他们家里人是一个出发点的时候,井芝兰继续说:“他竟然觉得自己守厂子也算几分功劳了。”

    “那算什么功劳,还不是老四看他是自己哥哥带他一把。”

    “他没读过书,没见过世面,一个好机会砸头上,还把他给砸蒙了。”

    “晚婉,我替你二哥给你道个歉。”

    穷人乍富,未必是好事。

    但家里有一个想得清楚,其他人愿意听,那就是好事。

    姜晚婉知道井芝兰在,很多事情都会简单许多:“我就知道,有两个嫂子在,咱们一家肯定会心拴在一根绳上,咱们能一起赚大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