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沈宁苒薄瑾御 > 第566章 婚礼,好戏开场
    “不能。”沈宁苒沉默良久,残忍地告诉季祁安。

    他,什么都改变不了。

    他没办法不出现,季行止不会允许,他就算真的不出现,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一点,沈宁苒从他无法反抗他的父亲起,她就清楚了。

    他现在所有的反抗都只是像是一个倔脾气的小孩子,在无理取闹地闹脾气。

    在他没有绝对的实力阻止他的父亲前,能做的只有服从。

    ……

    婚宴当天。

    宴席在晚上,沈宁苒中午就到了酒店准备。

    虽然只不过是一场假婚礼,但装装样子还是需要的,宫舒澜早早地就过来陪着沈宁苒。

    看着镜子里精致打扮过的沈宁苒,宫舒澜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你穿婚纱的样子薄瑾御看到过了吗?”

    突然提到这件事,沈宁苒就想到那天在婚纱店的试纱间里……不由得脸发红发烫。

    “怎么了?”

    见沈宁苒直接红了脸,宫舒澜有些不解。

    沈宁苒欲盖弥彰地抬手捂了捂脸,“没事妈,他……见到过了。”

    这套婚纱还是他亲自选的呢,沈宁苒垂了垂眸,在心里默默说。

    宫舒澜轻轻一笑,“不过你这婚纱选得挺保守。”

    蕾丝长袖,领子恨不得直接到脖子,除了脸和手其余的恨不得什么都不露。

    呵,某人恨不得只留给她两个鼻孔出气呢。

    沈宁苒实在是对某人的占有欲很无奈。

    门外一阵嘈杂,沈宁苒往门口看去,“什么声音啊?”

    “我是新娘子的父亲,谁骗你们了?”

    是顾庚霆的声音。

    宫舒澜一听到这声音,直接收回了目光,“还不是你那个厚脸皮的爸。”

    “他这辈子把您困在身边,靠的是不是厚脸皮?”沈宁苒握住宫舒澜搭在她肩膀上的手,轻轻一笑。

    宫舒澜的眸光暗了暗。

    顾庚霆困了她一辈子,软硬兼施。

    她要逃,他追十几年,也要把她追回来。

    他困住她,把她关在那个冰冷宛如囚笼的别墅了,数不清多少年。

    他囚禁她,又对她万般好,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

    但宫舒澜是个固执又心狠的人,她恨了,就是恨,哪怕你对她再好,她依旧恨。

    宫舒澜轻轻地扯动唇角,挤出一个笑来,“苒苒,今天是不是就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解决?”

    沈宁苒点点头,“嗯。”

    “那就好,那就好……”那我就能安心的走了。

    宫舒澜在心里默默地说。

    “妈,怎么了?”

    “没事,等看到你们把事情处理完,我就能安心了,我在这边也待了好长一段时间了,等你处理完这些事情,我也要回宫家了。”

    沈宁苒回头看向宫舒澜,很是舍不得,“这么着急吗?”

    宫舒澜垂下眼睛,爱怜地抚了抚沈宁苒的长发,“不算着急了,待了那么长时间,妈知足了的。”

    宫舒澜俯下身,轻轻的抱了抱沈宁苒,一下一下拍着她的后背道:

    “苒苒,宫家还有很多事情等着妈处理,所以妈得回去,你在这边要好好的,和薄瑾御要幸福,还有顾庚霆,虽然妈恨他,虽然他对不起你,但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如果可以,妈希望你能慢慢的原谅他,妈希望你们好好的。”

    沈宁苒不知道宫舒澜生病了,所以她没有把宫舒澜这番话往一个将死之人说的话的方向想。

    只觉得宫舒澜要回宫家了,所以交代她这些。

    “妈,我会幸福的,至于和顾庚霆之间的事情,往后再看吧,反正还有好长的时间,您也一样,若是可以,就原谅他吧。”

    宫舒澜在沈宁苒看不到的角度红了眼眶。

    可是我没有时间了……

    “好,我尽量尝试着原谅他。”

    沈宁苒会心一笑,用力地点点头。

    何晴推门走进来,她的脸上没有欢喜,反而带着些愁容。

    沈宁苒一看就知道怕是出了什么难解决的事,何晴才会有这番表情。

    “何阿姨怎么了?”

    何晴努力地挤出笑意,“没事,没事,苒苒今天真漂亮,舒澜,你把苒苒交给我们家,你就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对苒苒好的。”

    这话说出来何晴自己都心虚。

    明明知道沈宁苒嫁入季家最终结局就是死于意外,但是她仍然没有办法阻止这一切。

    因为她更爱自己,更爱季家,更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何晴的眼中难掩的愧疚。

    宫舒澜扯出一抹淡笑,“嗯,我放心的。”

    沈宁苒也对着何晴笑了笑,她对何晴没有敌意的,也清楚何晴不是坏人。

    至于何晴此刻这样焦虑,沈宁苒清楚是因为婚礼马上开始了,但季祁安还没回来。

    ……

    离婚礼正式开始还有一个小时。

    宾客已经陆陆续续到场了。

    季家这次几乎宴请了帝都所有豪门贵族,还有一些季氏集团的合作方,现场还有很多记者争相报道。

    人多的地方,嘴也杂。

    网上的新闻大家长了眼睛都看到了,不由得议论纷纷。

    “看到网上的新闻没有,季二少玩得挺花,看不出来啊,他原来也是这种花花公子,两三天带去酒店的全是不一样的女人,这得多渣啊,之前是没被爆出来,现在被爆出来这些我看还只是冰山一角。”

    “就是,今天是婚礼,昨天还跟别的女人开房,这也太过分了吧,新娘子太可怜了,换了我得难受死,说来也怪,这新娘子看到了这样的新闻还愿意嫁给季祁安,不怕自己丈夫以后开个后宫吗。”

    “哈哈,我看今天的婚礼就是一场笑话,季家还办得这么盛大,也真不怕丢人。”

    季行止听到这些话脸直接黑得跟锅底一样。

    几人看到季行止,连忙噤了声。

    季行止的火一直从昨天憋到现在,季祁安又到现在还没回来,若不是季云深告诉他已经找到季祁安了,季行止得气死。

    这时薄明峻带着薄丞薄琦一起走进了宴会厅,目光对视的那一刻,季行止的黑脸立刻变成喜上眉梢的笑意。

    薄明峻轻哼了一声,走过来,两个人维持着表面和平的握了握手,实际上咬牙切齿。

    薄明峻:“别得意的太早。”

    季行止笑了笑,拍着薄明峻的肩膀,“我得意的日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往后会更得意,怎么?你眼红啊?”

    “是吗?”薄明峻挑了下眉,“网上的新闻我都看到了,你儿子玩得挺花啊,今天这场婚礼有多少人在看季家的笑话,你自己清楚吗?”

    季行止脸色一冷,但还得维持着表面的和善,他弯起嘴角,“那又如何,沈宁苒依旧是我季家的人,我会拿到她手中的一切,包括那份股份。”

    薄明峻咬紧后槽牙,“你真以为我会让你成功?”

    “能不能成功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

    两个人针锋相对,谁都没有让谁。

    薄明峻轻哼,“那我们就走着瞧。”

    季行止哈哈一笑,“好啊。”

    薄明峻也跟着冷笑。

    外人看来两个人像是好友友好地交流着,暗地里的波涛汹涌谁都没有发现。

    薄明峻往里走去,季行止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掏出手机给季云深打电话,“还有多久到?”

    “快了,半小时,能赶到。”

    听季云深这样说,季行止的心才算是彻底放下来。

    “嗯,尽快。”

    说完挂了电话,季行止又换上一脸的笑容迎接宾客去了。

    薄明峻站在暗处,江钱走上前来,在薄明峻身边低语,“先生,都准备好了,现在就放吗?”

    “不,等,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等人全部到齐了再放,那样才够劲爆。”

    “是。”

    薄明峻看着季行止得意的背影,呵呵一笑,“季行止啊季行止,我看你这婚礼进行不进行的下去。”

    宾客陆陆续续到齐,夜辞身边带着两个小家伙在人少的角落落座。

    两个小家伙无聊地端着脑袋,大眼睛转啊转地看着周围。

    赫赫嘟了嘟嘴巴,小眉头皱紧,“我们为什么不能去找妈咪?我们想去找妈咪。”

    连一向不好动,话又少的小煜宸都有些坐不住了,“我也想找妈咪。”

    夜辞靠在一旁,不紧不慢地将一杯酒一饮而尽,放下杯子,漫不经心地吐出两个字,“不行。”

    “为什么?”赫赫双手叉腰,“我就想妈咪。”

    “她有事要处理。”

    “那爹地呢?”

    “他也有事,所以你们只能跟着我。”

    两个小家伙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趴在桌子上,“但是我们好无聊。”

    夜辞轻挑了下眉,目光移到旁边的桌子上,拿了点点心过来放在两人面前。

    “吃。”

    煜宸赫赫,“……”

    逆来顺受一般,两个小家伙耷拉着脑袋,拿起小勺子一口一口吃着,过了一会,忍不住又问,“那爹地会来吗?怎么还没看到他来。”

    “这不是来了。”夜辞朝门口方向抬了抬下巴。

    门口处,一抹修长挺拔的人影走了进来,一身黑色西装,鼻梁高挺,墨眉精致,紧绷的俊颜上一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

    和他一起来的还有白郗尧和霍白舟,这种热闹自然是少不了两人。

    不少人的目光朝门口投过来,在看到薄瑾御的那一刻,大家不由的张了张嘴。

    谁都知道沈宁苒曾经是薄瑾御的妻子,他们之间还有两个儿子。

    今天是沈宁苒的婚礼,薄瑾御这个前夫还来参加婚礼?

    “薄总怎么来了?来参加前妻的婚礼,兴致这么好的吗。”

    “对啊,他们之前不是挺相爱了,怎么又闹到分道扬镳的地步。”

    “谁知道呢,可能就是有缘无分呗,怎么都走不到一起。”

    众人窃窃私语,台上司仪已经拿着话筒开始了开场词。

    季行止看了眼走到身边的季云深,“祁安回来了没有?”

    “不是在那的么。”

    季云深扬了下眉,台上,一身笔挺白色西装的季祁安握着一束玫瑰花,站在了司仪旁边。

    季祁安的脸上没有多少笑意,在季行止看向他时,季祁安也正在看他。

    他眼里有太多复杂的情绪,只是季行止没看懂。

    他只看到了季祁安回来了,站在了台上,婚礼可以继续了。

    季行止的心放了下来,走到自己的位置上落座。

    而此刻沈宁苒站在宴会厅外,婚礼管家正在不断提醒着沈宁苒接下来的流程。

    沈宁苒却是听了一半漏了一半,她安安静静地站着,仿佛在失神。

    婚礼管家在一旁整理的沈宁苒的婚纱,一抬头却发现沈宁苒冷静得很,根本一点都不紧张,仿佛这不是她的婚礼一般。

    她服务过许多新娘,但像沈宁苒这么淡定自若的确实还是第一次见。

    “沈小姐,您好像一点都不紧张哦。”

    沈宁苒轻轻一笑,“没什么好紧张的。”

    话音刚落,沈宁苒察觉自己的手臂突然被握住,她侧头看去,就看到顾庚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的身边。

    顾庚霆一身庄重得体的深色西装,一头掺了几根银丝的黑发特意打理过,他面容原本深邃俊美,加上保养得当,五十几岁的人看着不过四十几岁,如今精神奕奕的,依旧可见年轻时的魅力。

    沈宁苒抽了抽自己的胳膊,没抽动,反而被顾庚霆摁在臂弯里,沈宁苒有些恼,“顾庚霆,你干什么?”

    “我是你爸,自然要送你出嫁。”顾庚霆站到沈宁苒身边,理直气壮,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对。

    “我不需要你送,走开。”

    “你听见没有?”

    “顾庚霆!”

    顾庚霆一脸慈爱的看着沈宁苒,笑着,“我脸皮厚,你赶不走我。”

    沈宁苒无语。

    真想让顾庚霆自己看看他顶着一张慈爱的脸,跟她说‘我脸皮厚,你赶不走我’的样子有多不要脸。

    双推大门打开,一缕明亮的灯光落在沈宁苒和顾庚霆身上。

    顾庚霆牢牢的将沈宁苒的手摁在自己的臂弯里,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和沈宁苒一起一步一步走进去。

    “很早之前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若是有个女儿,看着她长大上学恋爱嫁人生子,跟爱人白头偕老的画面。

    我以为这一切都只会是我的幻想,没想到有一天也会实现,能送你嫁人,我很高兴。”

    一步步走进去,沈宁苒听着旁边顾庚霆说的话,轻抿了下唇瓣,“都是假的。”

    “假也好,真也罢,能有这样一次机会,我也很满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