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穿越小说 > 宁宸雨蝶 > 第466章 这一招,太毒了!
    康洛面如死灰。

    高力国的大军快打来了。

    南越回不去。

    他现在孤立无援,被困死在了高天城。

    他输了,输的很惨。

    他挣扎着起身,拖着虚弱的身体,来到地图前。

    南越一部分兵力被高力国牵制。

    他的人回不去。

    越中城已经落到了宁宸手里。

    越中城离南越国都,中间只剩两座城池...越镇城和护国城。

    这两座城池,可集结十万兵马。

    加上南越国都的十万护国军,有二十万大军。

    宁宸现在身边有两万多人,加上宁安军,再加上大玄南境派出支援的六万大军,还有辎重营的人,差不多有十万。

    但是他掏空了这三座城池,运送东西需要大量的人力。

    所以,宁宸手里现在差不多有八万人马。

    “我们还有机会!”

    “京城有牧野老将军坐镇,如今这个情况,父皇肯定会让牧老将军再次挂帅。”

    “护国军父皇不可能全给牧老将军,但最起码给他十五万人马。”

    “十五万对宁宸的八万,以穆老将军的本事,应该可以挡住宁宸。”

    一番分析,康洛的脸色缓和不少。

    卫坚点头,“四皇子,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康洛沉思了一会儿,逐渐恢复了冷静,道:“传令,让将士们养精蓄锐,准备迎接高力国大军的到来。”

    “我要吞下高力国这六万大军,然后配合牧老将军,后从面攻打剑玄关...我就不信宁宸能在我们的夹击下,还会死守着三座城池不放。”

    ......

    而宁宸,根本没去剑玄关。

    宁安军和童元洲派来支援的大军,也没有继续攻城掠寨,而是开始撤退。

    剑玄关,越北城,越中城变成了空城。

    按照宁宸的吩咐,城里的百姓全都被赶往越镇城。

    他们也按照宁宸的吩咐,并没有抢光百姓的粮食,给他们留下了一些口粮。

    但这些口粮,只够他们支撑到越镇城。

    几十万百姓拖家带口的来到越镇城,粮食吃光了,南越皇室不能不管,不管就会引发民变。

    所以,为了防止民变,南越就得抽调出大量的兵力。

    这样刚好可以阻挡南越大军前来夺回失去的三座城池,大玄的人马便有大量的时间撤退。

    宁宸就在半道等着。

    十天后,宁安军和南境大军全都撤了回来,跟宁宸汇合。

    然后一起撤回南境边关。

    这次,攻下南越三座城池,收获太大了,三座城都被搬空了,缴获的物资难以估量。

    途中,停下休整的时候,宁宸请袁龙雷安等人喝酒。

    “侯爷,末将不明白,我们士气正猛,完全可以长驱直入,打到南越国都去。”

    雷安问出了信中的疑惑。

    宁宸微微皱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

    袁龙沉声道:“雷安,你话有点多了。”

    “你觉得你比侯爷还擅兵伐谋?侯爷让退兵,自然有他的道理,照做就是了。”

    雷安脸色一变,惶恐道:“末将多嘴了,请侯爷责罚。”

    宁宸笑了笑,道:“不至于!我可以解答你的疑惑...我们这次打败了康洛,是因为我们占据了天时。”

    “康洛太过自信,最大的错就是率兵离开了剑玄关,堵在了佛手山...他若守在剑玄关,就算是宁安军集体出动,也打不下来。”

    “打败了康洛,不代表打败了南越...南越还有十万护国军,都是南越精锐,虽然有高力国牵制,但南越集结十五万兵马不成问题。”

    “就算我们打赢了,那也是惨胜...我大玄的士兵也是人,他们有父母妻儿,我们不能用他们的命来换取我们的军功。”

    “为将者,不能太过自私!兵者,诡道也。正面厮杀,乃是下下策,本侯不屑。兵不刃血,不战而屈人之兵方为上策。”

    雷安跪倒在地,“是末将浅薄了,侯爷大义,末将佩服...多谢侯爷教诲,末将铭记于心!”

    宁宸笑道:“都是自己人,不用这么客套...来吧,喝酒,但别喝多了!”

    因为是中途休整,大家不敢喝太多。

    吃得差不多了,宁宸让雷安先下去。

    旋即,宁宸看向袁龙。

    袁龙俯身,道:“一切按照侯爷吩咐,每座城池留下三座粮仓。”

    潘玉成满脸错愕。

    “你还给南越百姓留了三仓粮?”

    宁宸笑道:“是每座城池,都留了三座粮仓...而且粮仓里都是粮种。”

    “我让人把每座城池中良田里的青苗都给毁了...总得给他们留点希望的种子啊。”

    潘玉成皱眉,“给敌国的城池留粮,这可是大忌,回京后那些言官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弹劾你。”

    宁宸冷笑,“我要的就是他们弹劾我。”

    潘玉成一脸懵逼。

    袁龙解释道:“放心,侯爷深谋远虑...那些希望的种子,最后都会变成失望。”

    潘玉成一脸不解,“什么意思?”

    袁龙看向宁宸。

    宁宸微微点了一下头。

    袁龙这才说道:“那些粮种,都是熟的。”

    “熟的?”

    “没错,侯爷让我把那些粮种全都炒熟了。”

    潘玉成不明觉厉,“熟的种子肯定种不出来,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直接毁了呢?岂不是更彻底?”

    宁宸看向他,“毁了我为什么不运回边关让将士们吃了呢?”

    潘玉成怔了怔,对呀,毁了还不如运回去呢?

    “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宁宸笑道:“其实很简单,南越气候湿润,粮食可以一年两种...如今青苗被毁,他们肯定会紧急补种。”

    “那么多良田,想要补种,可是一项大工程,会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这些都得南越皇室出,到时不把南越的国库掏空才怪。”

    “重新补种种子,就是百姓的希望...可希望越大,失望就会越大,到时候颗粒无收,百姓没了希望,定会激起民变。”

    “到时候南越内乱,南越皇室定会派兵镇压安抚,这些都是需要银子的,足以把南越国库掏空。”

    “等一切平定,南越国库亏空,百废待兴,几年内都别想恢复元气。”

    潘玉成,冯奇正,陈冲...看着宁宸,生生打了个寒颤。

    这一招,太毒了!

    万幸他们跟宁宸是友非敌,有这么个敌人,只怕睡觉都得睁着眼睛。

    潘玉成问道:“可城都搬空了,留下几座粮仓,这不奇怪吗?南越肯定会怀疑。”

    宁宸笑道:“那几座粮仓藏得十分隐秘,南越百姓嗷嗷待哺,他们考虑不了那么多...只当是我们没发现。”

    其实发现也无所谓。

    这一招奏不奏效,对宁宸来说都不重要。

    他并非没有能力打到南越国都去,只是他不想这么做。

    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

    他不担心玄帝会对他怎么样?

    他防的是新皇,日后新帝登基,若是善妒,他这个战功赫赫的宁侯爷,就会成为那只敬候的鸡。

    他要的是大玄离不开他。

    要真把这些弹丸小国都灭了,那他也就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