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唐书仪萧玉宸 > 第477章 萧玉言番外16
    夏嘉许走了,刚开始萧乖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后来慢慢地就好了。她还如以前一样在家里看书学习,每隔几天去范家一趟,交课业问范经纶问题,还每隔几天去皇宫住两天。

    去范家的时候,还是会遇到范哲,刚开始两次她还有些尴尬,但范哲对她与往日没有差别,慢慢地那种尴尬也就没有了,两人之间的相处还如以前一样。

    听秋望舒定亲了,跟刘家公子。那刘公子萧乖见过,仪表堂堂一男子,挺能配得上秋望舒的。

    夏嘉许走了两个月后,萧乖收到了他的信和礼物。信里他在西北一切都好,还隐晦地想她。萧乖看完信脸上都是笑,这样的夏嘉许挺好的。

    日子过得很快,转眼到了过年。夏嘉许没有回来,不过让回上京过年的萧玉铭,带了很多礼物过来。萧玉铭把礼物送到萧乖的院子,还跟她:“乖你放心,二哥对他很照顾。”

    但是萧乖从他的口气里听出,这个照顾不是一般的照顾。不过,反正二哥又不会害他,萧乖一点也不担心。

    转眼又是一年过去,这年过年的时候夏嘉许还是没有回来,但萧玉铭回来过年的时候:“夏嘉许那子可以,上次演习活捉了庸王世子,哈哈哈哈.....”

    萧乖:“........”

    他们“兄弟相残”,你倒是高兴得很。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秋高气爽,萧乖跟几位贵女去马场骑马,结束的时候大家一起出了马场。刚走到门口,就见一个年轻男子在不远处站着。高大挺拔,硬朗俊逸,一双眼睛含着亮彩的光。

    不是夏嘉许又是谁!

    十几个女孩儿站在一起,他的目光很准确地落在了萧乖的身上,然后大步朝她走了过来。其他人显然也认出了他,相互见了礼就都离开了,就剩下他们两人。

    夏嘉许如之前一样,掏出一包糕点递给她,瞬间两年未见的那点生疏消失不见了。萧乖仰着头看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两年间他长高了很多,现在她也就到他的肩头。皮肤也黑了,不过显得更加硬朗。

    “昨天晚上到的,今日先进宫见了皇上。”

    两人着话走到马车边,夏嘉许扶着萧乖上了马车,然后他也钻了进去。他现在委实高大,一进来整个车厢都显得拥挤了起来。萧乖的心跳得有些快。

    “还走吗?”萧乖问。

    “走,这次回来是有事情。”

    夏嘉许坐在萧乖的对面,他身高腿长,两人的衣摆几乎都要挨在了一起。以前,两人经常在一起,头挨头话的时候都有,那时候并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夏嘉许却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奔流。

    “应该还会在西北待两年。”夏嘉许看着萧乖明媚的脸:“两年后就会一首在上京。”

    “西北好玩儿吗?”萧乖问。

    夏嘉许点头,“不过接下来可能会有些乱,等稳定了我带你去玩儿。”

    萧乖听他西北可能会乱,脸上带了担忧。夏嘉许见了马上道:“别担心,不会有战争,是内部要做些调整。”

    萧乖放了些心,两人又聊了一会儿就到了定国公府。夏嘉许先下了马车,然后扶着萧乖下来,低声:“我还有事儿,就不跟你进去了。等忙完了再来找你。”

    萧乖点头,“好。”

    “你进去吧。”萧嘉许又跟萧乖,然后看着她进去背影消失才骑马离开。

    到了家,他的亲随就禀报道:“世子来了一会儿了。”

    夏嘉许大步往里走,嘴里问:“在哪儿呢?”

    亲随:“王爷的书房。”

    “去跟母亲,留世子用膳。”夏嘉许道。

    “是。”

    亲随退下了,夏嘉许往书房走,进去后就见庸王和庸王世子相对而坐,都是一脸的严肃。跟两人行了礼,他在一边坐下,就听庸王问:“去找乖了?”

    夏嘉许嗯了一声没多,而是看着庸王世子道:“听大哥染了风寒,可好些了?”

    庸王世子笑了下,“好多了,无碍。弟这两年进步很大,大哥都要自愧不如了。”

    庸王世子又看向庸王笑着:“上次军演,弟把我活捉了。”

    “哦?”庸王惊讶,然后笑着:“看来确实长进很大,我得请定国公喝酒。”

    又聊了几句,庸王问夏嘉许,“你可知接下来定国公会有什么动作?”

    夏嘉许面色如常,“不知道。”

    庸王和庸王世子显然是不信的,夏嘉许端起杯子喝茶,也不看他们。庸王见他稳如老钟,心里叹息这个儿子是真的长大了,也长得很好。

    父子三人谈了会儿军队的事情,就有人来报午膳好了。三人移步餐厅,长平己经在了。庸王世子恭恭敬敬地朝长平行礼,“母妃安好。”

    长平让他起身,然后一家人用膳。午膳后庸王世子就回了庸王府,庸王又把夏嘉许叫到了书房,“你当真不知道定国公有什么动作?”

    这次夏嘉许没有否认,但也没有肯定,而是:“父王,你了解定国公的为人,庸王府与他无仇,他做事情不会专门针对庸王府。”

    “虽不会单独针对庸王府,但他做的事情会影响到我们。”庸王道。

    “父王,”夏嘉许看着庸王认真地:“庸王府什么情况您比谁都清楚,你担忧皇上会对庸王府动手,皇上又何尝不担心庸王府有异心?”

    庸王皱着眉不语,夏嘉许又道:“庸王府和皇上之间的症结就是军队。”

    “我不可能把庸王府的军队拱手相让。”庸王声音里甚至都带了决绝。

    夏嘉许:“没有人要收庸王府的军队,父王,我只跟您,接下来定国公要做的事情,首当其冲的是萧家军,然后才会轮到庸王府。”

    “他要拿自己开刀?”庸王不可置信。

    “先拿自己开刀,才会堵上别人的嘴。父王,”夏嘉许看着庸王:“我是您的儿子,不会害您也不会害庸王府。您只记住,萧玉铭怎么做您就怎么做就行了。”

    庸王一脸沉思,夏嘉许又道:“父王,站对队很重要。”

    庸王忽然觉得不认识这个儿子了,两年的时间变化也太大了。

    夏嘉许给庸王思考的时间,起身离开。他是真的觉得接下来的军改,看似庸王府会对军队失去些掌控力,但这对庸王府是好事。只看庸王和庸王世子怎么选择了。

    接下来几天,他每日都要去皇宫,不过每日都会抽出时间跟萧乖见面。萧乖忍不住打,“我没想到公爷有一天会这么忙。”

    夏嘉许嘿嘿笑,“我在为了....努力。”

    中间省略了什么,两个人都知道。夏嘉许在上京待了十几天就要回西北了,临走前一天他到定国公府,萧乖带他去花园,两人坐在亭子里看花园内秋日的景色,都很是不舍。

    夏嘉许看着萧乖放在石桌上的细嫩纤白的手,喉头滚动了下,然后大掌把那手儿握在掌心,入手的是绵软细滑没有骨头一样,他浑身的血液又开始奔流。

    “乖。”他目光灼灼地看着萧乖,然后身体侧倾,让两人的距离近到呼吸几乎交缠,他轻声:“我在为成为你的驸马努力。”

    萧乖被他的目光灼得脸颊发烫,但她还是看着他的眼睛:“那你继续努力。”

    夏嘉许笑,“好。”

    ........

    第二日夏嘉许离开,萧乖又把他送到城外。这一次两人的分别与之前大不相同,内心有些失落还有些甜蜜。

    接下来的西北确实不太平,庸王待在上京万事不管的样子,庸王世子僵持了很长时间。萧乖听,夏嘉许跟庸王世子打了一架,庸王世子输了,然后西北的军改顺利地进行。

    这场军事改革轰轰烈烈了两年,最终所有的政策平稳落地,夏嘉许从西北回来了。再次见面的时候,萧乖正在皇宫里陪着太皇太后逛御花园,夏嘉许和皇上一起过来了。

    见到他的那一瞬间,萧乖的眼睛就亮了起来。又是两年,他己完全退去了少年人的青涩,成了一个沉稳的男人。不过他的眼睛依然那么的亮,如夜空的星。

    而萧乖也让夏嘉许移开不眼,十七八岁的少女如这世间最美的花儿,绚烂、令人陶醉。

    皇上见两人的目光几乎要黏在一起,笑着跟太皇太后:“皇祖母,我陪您逛吧,乖应该没有空了。”

    太皇太后也忍不住笑,“好,我们走。”

    皇上和太皇太后走了,只剩下两人。又是两年未见,一时不知道什么。萧乖正待开口,身体被圈进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就感觉耳廓被轻轻碰触,他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乖,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萧乖脸埋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砰砰砰快速的心跳,她的心反而安定了,终于等到了。

    夏嘉许抱了她一会儿,把人松开,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问:“萧乖,我想做你的驸马,你同不同意?”

    萧乖笑,然后郑重地点头,“好。”

    ................

    (全文完)

    PS:完结啦!

    写文多年,这是我第一部古言,刚开始写的时候真的不是很适应,中间也有一些不足之处,感谢大家的包容和支持。

    下本书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