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许君临 > 第1139章 终圆满「大结局」
    随着不断深入。

    许太平发现周围的环境越来越了。

    宛如一条路走到最狭窄的位置,即将步入这条路的尽头一般。

    紧接着,在这条路的尽头之后。

    仿佛宽阔万分,进入了一片新的世界一般。

    这里的源气,比之前浓郁了不知道成千上万倍。

    “这里就算是源路之中的源头最初位置了!”

    林帝望着眼前,目光深邃道。

    他们继续前进,寻找着五大源头强者争斗的地方。

    四周的一切早已化作齑粉,连尘埃都不剩下,几乎是五大源头强者的争斗所导致的。

    而随着他们继续进入。

    四周开始不断有虚幻和现实来回切换的战斗画面呈现而出。

    “这是五大源头强者之间争斗所留下的画面!”

    “有的是力量太强大导致的折射!”

    “有的则是直接定格在了时间长河之中,让他们的战斗不死不休,永不停歇一般!”

    “甚至,还有故意锁住时间的过去一角,为了给自己留下后路,防止真的被抹杀,这样可以在时间一角之中有机会重生归来!”

    林帝显然知道的更多,对许太平和众人解释着。

    这就是源头强者的手段。

    只要有一个片段画面被锁死在时间长河之中,那么他们就等于多了很多很多此复活的机会。

    比如一段画面有十几分钟。

    或许每一秒都等于他们可以复活一次。

    而这样的战斗画面太多太多了。

    几乎比比皆是。

    甚至,当许太平和林帝等人路过这些遥远画面之时。

    其内战斗的五大源头强者,还会齐齐扭头观察过来。

    仿佛,他们在当时的战斗之中,已经看到了未来的冰山一角。

    只不过,在他们看过来的同时,这些画面会瞬间扭曲模糊。

    让许太平看不见其内。

    也让画面内的人看不见许太平等人。

    “这或许是太古许氏那位的手段了!”

    许太平心中想着。

    既然自己这些人作为了后手,必然会被对方察觉。

    太古许氏站在源头的那一位,也必然会出手干预,防止对方觉察出太多的线索而导致自己的布局失败。

    众人不断继续深入。

    直至。

    前方一片混沌。

    而五道身影,分别呈现对峙。

    一身黑色兽皮的男子。

    一个手持利刃的壮汉。

    一个看起来狡诈万分,尖嘴猴腮的矮男人。

    还有一个仿佛书生气息的中年人。

    以及,许太平熟悉的那一身古老时代粗布衣衫,嘴角带着自信笑容弧度,风轻云淡之人——太古许氏站在源头的存在,许逆!

    五大源头强者,齐齐看向了许太平这边。

    五人都没有轻易动手。

    “终于来了!”

    许逆露出一丝轻松的神色。

    他看似精明而淡定的眼眸内,实则早已疲惫不堪。

    毕竟,自无尽岁月,万载以来,他都在不断和这些人战斗,战斗,战斗。

    双方比拼的不仅仅是纯粹的实力,还包括了智力,运气,谋略,一切能动用的一切手段。

    无尽岁月,足以让一个人发疯。

    “哼,许逆,这就是你万载前和魔逆布置的手段?”

    黑色兽皮的男人,开口了。

    红蔻望着对方,感觉有一丝熟悉的气息,但又多出了一丝厌恶的气息。

    “苏氏最纯血脉?”

    兽皮男子也觉察到了红蔻的特殊,看向她时,目光贪婪到了极点,仿佛想要一口吞下去。

    “哼,林关,别打她的主意了,你只不过是窃取了苏氏源头力量的盗贼而已,真的以为吞噬了苏氏最纯的血脉,就能够补全自身的缺憾吗?”许逆一语点破了对方的心思。

    而与此同时。

    许逆也直接把在场其余四大源头强者的情况,以力量和规则方式,直接告诉了众人。

    黑色兽皮的男人,是太上林氏之人。

    也是和林帝同出一族的老祖宗。

    昔日,太上林氏和太易姬氏合谋,偷袭背刺,灭掉了太始苏氏,窃取了苏氏后来诞生的源头强者力量。

    而且,太易姬氏的一部分奴仆,则是后来分化出去,最终演变出了十豪这样的势力。

    手持利刃的壮汉,则是太初古氏之人。

    对方最开始是属于半中立状态,但是后来却也想要超越源头,参与了争斗。

    看起来狡诈万分,尖嘴猴腮的男人,则是太上林氏另外一位源头强者,就是他当年动用的阴谋诡计。

    此人也是这些人里面最难缠的一个。

    而看起来书生气息的中年人,则是太易姬氏,看似一身正气,实则心怀叵测,狡诈程度不亚于林氏源头。

    “哼,你布置的手段确实可以,连我族的叛徒,都达到了初入源头!”

    “剩余的这些人,也都触摸到了源头!”

    “不过,你以为这样子就能够打破我们五人之间的平衡吗?”

    林关冷哼一声。

    许逆懒得搭理对方。

    直接抬手一道最强力了。

    “逆!”

    瞬间,剩余四人立刻消失不见了。

    许氏源头,转而望向众人。

    “能让他们暂时消失几分钟时间!我逆转了时间长河,让他们等于回到了之前的某一个时间节点!”

    “毕竟,我的布局才刚刚开始,仍然有些话不能让他们提前知晓!”

    许逆依旧淡定和从容。

    这个人的智慧程度,绝对超群。

    “终于见面了,你如今,应该叫做许君临吧?”

    许逆看向许太平,笑着问道。

    不等他回答,又补充了一句:“亦或者,叫许太平?”

    许太平惊讶了。

    没想到许逆在这里战斗无尽岁月。

    竟然还知晓外界的信息。

    连自己叫过什么都如此清楚。

    “别惊讶,你我有想尽道路,我站在源头,同路上的一切,我都大致能够知晓!”

    许逆出了站在源头的超级特点之一,也算是一种实力达到顶点的好处。

    “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我可以详细解释!”

    “第一,你的身世!如何?”

    许逆问道。

    许太平点点头。

    对方已经控场了,也掌握着主动。

    他也不需要拖泥带水什么。

    “好,那我告诉你吧!”

    “你的父母,是两个只有姓,没有正式名字的可怜人!”

    “在最初的太古许氏部族出生,本是普通之人,可惜,他们的儿子,并不普通!”

    许太平意外了。

    他没想到,自己的父母竟然是这种情况。

    “不是现世之人?”许太平无法理解。

    许逆点头:“因为,他们的儿子,是魔祖善良和智慧一面的残魂投身孕育,相当于转世!”

    “而后,这个转世,也就是我,曾经在五大源头之战中,失败了!”

    “我和魔祖都失败了!”

    “魔祖惨死!”

    “我也重伤垂危!”

    “在最后的时候,我爆发出逆转乾坤唯一只能使用一次的最强手段!逆转了一切!”

    “而后,我把最主要的一部分魂,分离出去,进行不断转世!”

    “希望他能够按照我和魔祖布置的手段,直至达到如今地步!”

    “而如今,在十二次之后,你终于来了!”

    太古许氏的话,让所有人意外了,包括许太平。

    他的意思是。

    许太平,就是他太古许氏站在源头的存在。

    “我是我,不是任何人,也不可能是你的残魂!”

    许太平摇头,始终坚定自己。

    “哈哈,对啊,我这只不过是一道投影,真身早已经不断转世了!”

    “如果不是依靠逆的特性和手段,我早就消散了!”

    对方笑着道:“我和你之前吸收的魔祖残魂差不多!”

    “你可以理解成,我也是一面残魂而已,只不过是强大的可以站在源头的残魂!”

    “而你,才是主身!”

    “如今你来了,随时可以吸收我,补全你我!”

    “你是你,也是我,也是魔祖!”

    许逆的话,让人很难一次性消化掉。

    “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是前世、今生、和未来!”

    “也可以理解成三位一体!”

    “算了,不这些了,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待会我会主动融入你,助你达到新的高度!”

    许逆道。

    “红蔻呢?”许太平问道。

    “她和你,都是我和魔祖的布置,为了让你们能够强大,也能安全!而且她的情况,必须转世,借此消除诸天曾经在她身上留下的一些后遗症!”

    许太平点点头。

    红蔻也彻底明白了。

    看向许太平目光带着执着最深情。

    这个男人,可以从过去到未来,都在爱她,都在守护她。

    用他独有的各种方式,爱了她足足无尽岁月,直至今日!

    “这就是你所谓的新路吗?”

    许太平问出新的问题。

    “差不多吧!”

    “第一代的武道,是依靠本能和血脉,是诸天获取了某写神秘的外世力量!”

    许逆回答。

    “外世力量?”许太平不懂了。

    “源头之上,我们这些站在源头的存在,称之为源上!”

    “而源上,是已知我们这个世界能够达到的最高程度了!”

    “超出这个界限,就可以真正的离开这个世界,不是进入源路或者其他空间,而是真正的破开樊笼,离开这个世界!”

    “达到这种程度,我们称之为终极!”

    “而终极,也就是外世的力量!”

    “我们始终相信,在这片世界之外,有一个比我们略微强大的世界,那个世界或许早已经出现了达到终极的强者!”

    “而外世的力量,就是另外世界的终极强者,陨落后残骸意外落入我们世界,遗留下的力量!”

    “也是诸天一族最初得得到的力量!”

    众人再次震惊和恍然。

    原来如此。

    闻所未闻。

    “第一代武道,诸天,依靠这种力量在血脉之中发挥出的作用而已,属于本能天赋!”

    “第二代武道,则是魔逆创造而出,以力入道!”

    “第三代武道,是我们这些人一起努力,探索出了心途世界!”

    “第四代武道,则是太古苏氏走出了一半儿,在心途世界之中创出了心宫,开辟了心世!”

    “第五代武道的探索,出现了分歧!”

    “其余那四个家伙,想要吞噬其他源头,走化极!”

    “而我们一开始,想走的是合一,林帝告诉你的方法,就是合一!”

    “但是……”

    许逆话锋一转。

    “在万古布局之后,我和魔祖突发奇想,可能有第六代武道!”

    “那就是,将合一,化极,轮回,全部体现出来在一个人身上!”

    “这样,必然可以冲破源上,一窥终极!”

    许逆完了。

    众人惊叹。

    好大的手。

    若是真的实现了合一,化极,轮回三合一。

    那么到时候,实力一窥终极的话,岂不是真的举世无敌了?

    而且,还没有太大的后遗症,也不需要付出牺牲的代价!

    这一旦实现,确实是打破如今僵局的最好手段。

    “外世的终极力量,或者那个强者的残骸,如今在哪儿?”许太平不禁问道。

    他纯粹是好奇。

    “大部分被吸收了,剩下的被太始苏氏封禁在了一片大陆上!”

    “其实,大部分苏氏的族人都被连同封禁在了里面。”

    “因为,剩余的终极力量有污染,最早的太始苏氏源头,就是被污染了!”

    “如果没有足以抗衡的力量,贸然打开封禁的话,我们整个世界的生灵都会被扭曲和改造,成为外世那种生物。”

    许逆的话,让许太平不禁联想到了生命染指所在的那片孤岛。

    孤岛的一半都被封禁着,似乎广博无垠。

    显然,那里很可能就是许逆所的苏氏封禁之地了。

    “等你真的达到了一窥终极,或者成为我们这个世界的终极,就可以尝试打开那里!”

    “因为,太古苏氏的源头,还活着,是被囚禁在那里,而且吸收了终极的力量,谁知道他如今是否已经是终极了!若是的话,你必须铲除掉对方!一绝隐患!”

    许逆完了。

    许太平点点头。

    这是责任,力量越大,责任越大。

    “昔日的恩怨,大部分都在我的记忆之中!”

    “他们四个人,其实林氏两人准备联手,吞噬其他人!”

    “待会你一旦成功,记得率先击杀林氏源头!”

    许逆道。

    “我明白了!”许太平点头,知道林氏是威胁,对方要走化极的路。

    如果不率先消灭,一旦对方成功,绝对棘手。

    “好了,时间还剩下一点,我可以告诉你们他们的手段!”

    “去妄存真,属于偷换概念,化解虚假,留自我认为的真实!比如,我认为你的力量是假的,我的力量才是真的。你的攻击手段是假的,我的才是真实有效的!”

    “万籁俱寂,一切化作静寂,可以让时间静止,包括源头存在,都无法幸免!只能在战斗前,就布置防备对方的手段!除此之外,可以消除你的所有六感和知觉,让一切可以发出声响的手段,全部失效!哪怕是呼吸!”

    “五蕴皆空,则是抹除一个人的所有情感限制,可以限制我们五大源头的心世心途路!”

    “诸世净土,你之前已经体验过了,瞬间影响整个世界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净土之主是无敌!”

    “最后就是咱们自身的最强手段了,逆!逆转乾坤,逆转阴阳,逆转生死,逆转一切!”

    “记住,是逆转一切!”

    许逆介绍着五个源头的最强手段。

    “除此之外,我们还包罗了相近心途路的各种手段!”

    “比如你的焚天之路,明心见性,万古同悲,还有苍生如龙,子虚,绝境,生死不熄,生命孕初,上上若是,阴阳轮转,阴阳不灭等等等等的超阶心途路和无尽心途路!”

    “这些都在我的记忆之中!”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

    “许君临,记住,今日,魔逆,许逆,终究归于你!”

    “我战斗无尽岁月,早已累了!”

    “你保护好我们的世界!”

    完,许逆不等众人反应。

    直接消散,融入了许太平。

    而各大殿主,红蔻等人,也毫不犹豫,立刻开启合一。

    下一刻。

    许太平直接达到了站在源头的顶点力量。

    比林帝更加强大。

    而林帝,则大笑一声,竟然也选择了合一。

    合一是有代价的,那就是辅助之人的生死,等于被主身永远掌握。

    他选择合一,则等于是信任。

    信任的不是许太平。

    而是魔祖,或者是太古许氏站在源头的存在——许逆。

    随着林帝的加入。

    许太平的实力,更加强大了。

    他感觉自己完全可以无视许多许多心途力量的影响了。

    那是因为转世抗性的提升。

    紧接着。

    他冲破了源头。

    达到了真正的源上。

    而且,是比之前走出更远的距离。

    他觉得,自己仿佛即将触摸到了所谓的终极。

    只不过,还差一些。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逆转乾坤的效果,终于消散了。

    剩余四位源头存在,再次出现。

    “该死的许逆!”

    “防不胜防!”

    “哼,今日,必须分出一个……等等,你……你……源上巅峰?!”

    四大源头存在,发现了许太平的不同之处。

    全部惊骇万分。

    而许太平,则早已做好准备。

    直接发动。

    第一时间,逆转乾坤。

    爆发源上力量。

    直接击杀了林关。

    对方是窃取太始苏氏的力量,也窥探红蔻,且是其中最弱的一个。

    怎么抉择,都是先杀他最方便。

    杀死对方,直接吞噬对方一切。

    许太平的实力,更强了。

    谁也没想到,情况突然扭转和变化的这么快,根本无法接受。

    而且,许太平如今的实力,直接等于吞噬了无数战斗画面锁定的时间长河一角里的全部林关。

    随着林关的惨死。

    他所关联的相关心途路,顺便消散。

    等于真正断绝了一条武道。

    “我们联手,否则必死无疑!”

    太易姬氏吓得面色发白。

    急忙开口。

    不用他,剩下三人也知道必须联手。

    “去妄存真!”

    “万籁俱寂!”

    “五蕴皆空!”

    三人拿出最强手段。

    “逆转乾坤!”

    “逆转阴阳!”

    “逆转时间!”

    “逆转一切!”

    许太平也直接爆发最强手段。

    而且身为源上实力,他可以一次性施展出最强手段的各种特性。

    这也等于一人可以独压三大源头强者。

    旷世之战,开启了……

    ……

    三年之后。

    战斗依然在持续。

    许太平生生磨死了另外一个林氏源头。

    吞噬了对方,他的力量也更加强大了。

    林氏一途的武道,同样断绝在这个世界。

    除非许太平愿意,否则此道永远不可能走得通了!

    ……

    又过去了二年!

    许太平成功斩杀了另外二大源头存在。

    吞噬了对方之后。

    他彻底达到了顶点。

    ……

    又过去了五年。

    许太平参悟终极,最终,在某一日,超越了源头。

    他感觉,自己如果愿意,可以随时突破一切,冲出这个世界。

    甚至,冥冥之中,感觉确实外界还有其他的地方和空间。

    许太平并未选择离开。

    而是遵守承诺,带着众人,去征战被封禁的那片太古苏氏之地。

    ……

    三年之后。

    许太平斩杀了太古苏氏之地那位被污染的源头存在。

    同时,把外世终极残骸彻底磨灭消散。

    ……

    而后,许太平带着红蔻,各大殿主,回到了彩云村。

    如今的世界格局。

    也发生了全新的变化。

    龙国俨然成为了世界第一。

    文王的影响力也达到空前绝后。

    但在龙国的朝堂之上。

    最核心的那几个人却深深的清楚,龙国可以万世太平,全仰仗着彩云村的那些人。

    念君和红蔻,回到了许太平的身边。

    一家人,终于可以团聚了。

    念君见到自己心心念念的母亲,忍不住投入母亲的怀抱,失声痛哭。

    各大殿主,终于可以开始过上优哉游哉的生活了。

    十大夜叉,也回到了彩云村。

    王寡妇望眼欲穿,终于等到了当日的负心上门女婿了。

    如今的各大殿精锐,也由新的年轻强者们去掌控和发展了。

    太平酒馆,重新酿造着千夜独醉。

    也成为这个世界为数不多的人知晓的最强存在之地。

    ……

    又过去了十多年!

    各大殿主也都有了各自的孩子。

    而且在他们的培养下,孩子们的实力突飞猛进。

    这个世界依旧百花齐放。

    但是却少了很多魑魅魍魉。

    社会越来越公正了。

    因为朝堂的大佬们深深清楚,一旦走老路的话,若是惹得那位生气了,谁也保不住他们的命。

    百姓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甚至许多域外西方诸国的女子,以嫁给龙国男人为最终目标。

    龙国人行走在这个世界上,也被人格外尊重。

    如今的龙国人,也少了很多浮躁和戾气,多了一份温和与善良。

    他们的一言一行,也让更多诸国的人向往龙国,羡慕能够生在龙国。

    ……

    三十多年过去了。

    念君已经和蝶结为夫妻很久。

    也有了自己的孩子。

    许太平和红蔻,也当了爷爷奶奶。

    只不过,彩云村后山的力量,却也无形之中增强了很多很多很多。

    比如,各大殿主也都当了爷爷。

    而他们的儿子,也已经达到了很恐怖的实力,随便一个放出山,都足以让整个世界颤栗。

    他们的孙子,也都同样强大无比,放出去足以让全世界头疼。

    这些强者加在一起,绝对会让世人震惊到极点。

    这一日。

    如今已经被很多人称为修罗神王的叶独尊,正忧愁而焦虑的看着外面。

    “独尊,怎么了?”许太平刚刚钓了一条鲨鱼,正拎着鱼竿走过来,察觉出叶独尊的情绪波动,关心问道。

    “我之前出去外面,遇到一个女子,对她动了心!”叶独尊有些扭捏道。

    “喜欢就娶回来,彩云村不用考虑世俗的规矩!”许太平爽朗笑着道。

    叶独尊摇摇头,一脸遗憾:“她失踪了,我暂时找不到!她有我给的一对贴身玉佩,除非您动用终极力量,否则的话,谁也找不到!可是一旦动用终极的力量,可能会让外世感应到什么,我们谁也不想打破如今的状况!”

    “何况,我们还需要监视那里,防止真的还有未知力量渗入这个世界!”

    许太平点点头:“不过,你不必担心,你已经属于半步源上的实力了,你所打造的玉佩,必然能够护她周全的!”

    “唉,造孽啊!”叶独尊摇摇头。

    他觉得自己岁数越大,反而越像是活回了年轻。

    “最重要的是,她怀孕了,生下的孩子,我也找不到!”

    叶独尊忧愁万分道。

    许太平无语了。

    “多久的事情了?”许太平问道。

    “大概,二十多年前吧!”叶独尊道。

    “看来,他已经长大成人了,你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义务!不过,你的儿子注定不凡!”

    许太平安慰道。

    “希望她们母子平安吧!”

    叶独尊叹息一口气。

    许太平想了想,没有多什么。

    第二天。

    他命令人搜集了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消息。

    消息很快传达回来了。

    “启禀老祖宗,文王大人已经命人调查清楚!”

    “当今世界上,年轻一辈之中,也出现了一些惊艳绝才之辈,其中更有不少绝世天骄、强龙!”

    “最出众的,有号称天神君王的萧天策……”

    “和他齐名的一名年轻人,号称无常夜王,名叶君琊……”

    “除此之外,在这二人之后,还有一些……”

    “诸如永夜君王,不败战尊,绝世狂龙,大保健之神……”

    “这是详细的名单,请老祖宗过目!”

    文王的手下,单膝跪地,双手高高举起,奉上了那份年轻绝世天骄们的名单。

    许太平接过名单。

    第一名的名字有点熟悉,在哪似乎听过?

    好像是边关时候他屠戮十万大军时,救过这个孩子?

    记不太清楚了。

    最终,许太平的目光定格在了第二个名字上。

    无常夜王,叶君琊,又被称为邪君,无常邪君,极夜枭雄……

    “独尊,或许,我猜到你失踪的儿子叫什么了。”

    许太平喃喃自语。

    “世界终究是属于未来和年轻人的!”

    “等兄弟们都能够一窥终极的时候,便是我们去探索外世的时候了!”

    他目光望向外界。

    仿佛一眼可看到全世界一般。

    目之所及,似乎看到了一个年轻人,长相酷似叶独尊,只不过气质和神态上,带着一丝慵懒,一丝邪魅,一丝嚣张,一丝百无禁忌的狂傲,以及一丝眼底正常人根本无法察觉的独殇之情……

    在许太平思考的时候。

    龙王萧烈阳的声音响起。

    “老大,救救人,救救人,探海夜叉让王寡妇打昏了……”

    许太平回过神,仿佛也回到了正常人的气息状态。

    他莞尔一笑,朝着龙王的方向而去:“这一次是因为什么事儿?”

    “好像是探海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梦话,嘴里一口一口李寡妇……”

    龙王的声音,带着一丝忍不住的幸灾乐祸。

    “老大多准备点药,黄瓜差点被打断全部的腿,王寡妇认为是黄瓜给探海介绍的……”龙王补充道。

    不时还响起御花老祖黄瓜的凄惨痛声。

    许太平笑着,宛如一个村民,走了过去。

    而另外一边,红蔻的声音也响起:“君临,记得早点回家吃饭……”

    “好嘞!”

    ……

    炊烟袅袅。

    彩云村,到了中午时分,各家各户,都开始了忙碌午饭的时间。

    人间的烟火气,在这一刻最为浓郁。

    也最抚凡人心。

    对于许太平和各大殿主等人而言,平凡,相聚,厮守一生,才是他们本来心目中最终的“终极”。

    他们,珍惜着每一分一秒,生怕一个不珍惜,就会错过了最美好的人生。

    ……

    彩云村后上之上。

    林帝望着眼前这一切,宛如一个尘世看客。

    在他身后,豪姫犹如一个乖巧听话且人畜无害的女侍从,背负着主人的那柄断剑,低着头。

    望着彩云村发生的一切,林帝嘴角,带着笑容。

    “多好啊,若我和你能够晚出生几万年,该有多好啊……”

    “那样,我或许不会失去你!”

    “也不需要埋刀,封剑,葬下你最喜欢的花,和我那颗死寂的心……”

    “我们,本应该是最对的人,却在最错误的时间相遇……”

    林帝喃喃自语着。

    ……

    时间长河缓缓流动。

    各路站在源头的强者,任凭笑傲万载,终究化作尘埃。

    他们所走之路,也因源头陨落后,被许太平以莫大伟力阻隔。

    因为,那些路带着一丝疯狂,一丝畸形,对这个世界未来的发展而言,终究是有着一定程度的伤害。

    而现如今,大部分重走武道之路的人,则沿袭着许太平留下的理念和道路,一步步探索这条心路的终极。

    整个世界的人,似乎也开始在新一代变得不一样了。

    所有人都相信,未来,终究会在不断的披荆斩棘之后,越来越好!

    ……

    某一日。

    许太平忽然想到了还有一件未完成的事情。

    于是,他带着红蔻和彩云村的所有人,走出了村庄,来到了繁华的都市。

    他们重新看着这座越来越好的城市。

    每一个人都阳光开朗,内心温暖。

    而后,在周围好兄弟好姊妹的见证下。

    许太平带着红蔻,牵着念君的手,走进了民政局。

    不多时,二张洋溢着喜气的红色结婚证被二人领了出来。

    他们,终于结婚了。

    一场横跨万载岁月,历经千辛万苦,经历十二次身世,大战终极敌人之后,他们的爱情,终圆满!

    (全书完)

    感言:写下“全书完”三个字,内心百味交加。

    首先,感谢一直以来不离不弃的兄弟姊妹们,以及支持过我的大家们。

    当初写这本书的时候,其实有着一个更大的构思,可惜中途经历了太多的波折。

    这本书原本承载了我很多的期望,当时写这本书时,正面临和女友订婚,因为经济压力的问题,我想着先开出书来,确定了可以赚到稿费,再去踏实的和她的父母见面订婚。

    结果,反而错过了这一次。

    之后,我和她曲曲折折,现实压力,父母反对,种种经历。

    我陷入了深深的自我焦虑和自我自责,加上身体内长了肿瘤,病痛和精神的双重煎熬,让我越来越陷入了脾气暴躁的状态,对她发脾气,最终……失去了她。

    如今,这本书写完了。

    我也该和我的主角许君临一样,去挽回她。

    因为,我爱她,我们彼此深爱了近四年!

    我不想让我们彼此遗憾一辈子!

    很多感情在这本书仓促创作下没有写出来,很多遗憾也在书中。

    或许,这个世界本来就有很多遗憾吧。

    兄弟姊妹们,完本了。

    新的故事,也埋下了伏。

    本来打算这段时间把新书写出来,结果,我清醒了。

    突然的清醒,让我想起来了我有一件此生最重要的事情——找回她!

    所以,我先去寻找她,哪怕付出我能够付出的一切,也要把她找回来,我要她永远留在我身边,我要爱她一辈子!

    好了,简单的完本感言。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

    新书的话,等我完成遗憾之后,会赶快写出来发布出来。

    希望大家能等到我的好消息。

    也希望大家能够祝福我,我一定能够成功!

    再次感谢你们,爱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