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都市小说 > 江舒傅时晏 > 第1436章 未来的人生
    接下来长达一个月,整个省份都笼罩在一种低气压下,商界政界,每个部门,整改清算,人人自危,判了不少死刑和无期。

    周良岐进去之后,江舒去见了他一面。

    她挽起了长发,变得知性成熟,面容更加平静,周良岐隔着窗户看她,“认不出了,我更怀念当年莽撞的女孩。”

    江舒笑不出来,“我都当妈了,周良岐,你怎么还是没变啊。”

    “没变什么?”

    “爱开玩笑,人很坏,有时候又不是真的坏。”

    周良岐还是笑,“这个世界上没人比你更了解我了。”

    江舒摇头,“我不了解你,我不明白,最后你为什么选择了投诚。”

    “谁知道呢。”周良岐双手放在身下,没有让她看见手铐,“这么多年我也累了,想过一过安宁的生活。”

    “什么时候时候出结果?”

    “数罪并罚,估计还要几个月,我叮嘱了傅时宴不许为我辩护。”

    得到惩处,应该开心才对,江舒却笑不出来,她心里总是沉重,“便宜你了,你死一万次都不足惜。”

    “话不能这么,我对你起码是很好的。”周良岐弯唇笑。

    江舒侧过脸去。

    “那天临走前,我告诉傅时宴温秋实的下落,你们找到了吗?”

    “找到了,温贤一落地海城,就被扣押了。”

    周良岐点头,“恭喜你,找到了回家的路。”

    “……”

    两人遥遥对视,脑中都闪过这几年的回忆。

    “余佳芝想见你,哭了很久。”

    “她我就不见了。”周良岐看着她素净的脸,“日后她若有难,看在我对你不错的份上,替我照顾照顾。”

    话音刚落,江舒终究没忍住,眼泪掉落,“我答应你。”

    他就这么,坐在铁窗内,望着女人纤细的背影逆光一步步离开,一直到她消失在视野里,也消失在他短暂的人生中。

    黑色的车辆等候在监狱外,江舒上了车,却看见左边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这次他坐在日光里,落了满身明朗,看见她,笑容勾起,“让我好等。”

    江舒有些意外,“口供录完了吗?”

    “录完了,三天三夜没停过。”傅时宴勾唇,递给她一枝花,是向日葵,“以后的日子都是向着太阳的。”

    江舒失笑接过,“回家?”

    “回家,葡萄想你很久了。”

    “是言心啦。”

    “言心。”

    ……

    陆寻死后半个月,江舒去了一趟陆家,家族没落,内部已经废弃,杂草丛生。

    她在老管家的引领下,找到了所谓的后山。

    老管家已入花甲之年,连人都看不太清,但在见到她之后就了然,“你是江舒吧?”

    “我是。”

    “跟我来吧。”

    跟陆家内部不一样,在寒冷的冬天,后山竟然绿草如茵,黑色玫瑰漫山遍野,生机盎然,似乎在撑着花期,等待欣赏他们的主人。

    天空飘起雪,与黑色玫瑰相互辽远辉映,视觉相当震撼

    江舒看着这几乎梦幻的一切。

    “他找人研究了很久,才种成这一片。”老管家颤声,“我问他种给谁看呢。他,给他心爱的姑娘。”

    江舒看着这一幕,不出话来。

    傅时宴和陆寻的对话仿佛还在昨天。

    “如何,路易十四,到了冬天,开出的花会变成黑色。”

    “确实是好品种,不过这样的品种我能种十亩,到了冬天来看。”

    “……”

    十亩,恰恰好好,就在眼前了。

    江舒想不到,随口比较,陆寻竟然真的做到了,冬天如约而至,她亦如约而至,种花的人却永远消逝在了这一年的年尾。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舒闭眼,“老管家,等事情结束了,我去认领陆寻的骨灰,你将他和陆云葬在一起吧。”

    ……

    傅时宴后来问过江舒,恨不恨这些年发生的这一切,江舒想了想,还是不恨。

    “我曾经以为,有恨才有爱,有痛才算活着,是他们用生命教会我,这崎岖的人生中,宽恕与慈悲比什么都要紧。”

    江舒深出一口气,与他十指相扣,“傅时宴,未来的人生,交给你了。”

    “非常荣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