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5200 > 玄幻小说 > 炼狱之劫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厉兆天的“厚爱”
    炼狱之劫正文卷第四百六十四章厉兆天的“厚爱”地下五百丈。

    运转着“壶天养气诀”,动用神识汲取星脉之力的庞坚,也是神魂微颤。

    他自然注意到那位白衣女子,释放出了七缕月白神念,试图阻扰他牵扯星力入丹田,瞧出了对方的不善。

    女子怨他将下端月能获取,心生恼怒的报复行为,他本不以为意。

    因为对方的修为只是魂游境,七缕暗藏神异的念头,也撼动不了他的施法。

    可双方神识念头再一次触及,又令他神魂感觉到了愉悦舒泰,这让庞坚惊奇之余,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他的神魂以三千蕴藏神性的神识铸造,具备“冥狱魂蜂”的特性,当展现攻击性一面时,能销蚀掉外域异神的神性。

    当然,要不要侵蚀外域异神的神性,还是看他自己的内心。

    在他想时,他神魂中“冥狱魂蜂”的特性才会显现威力。

    他不想如此时,他的神识也是可以无害的。

    譬如此刻。

    他那些用来牵动星力的神识,便是无害无攻击性,只起引导作用。

    这样的神识,既不应该具备“冥狱魂蜂”的销蚀特性,更不该拥有那种令他魂魄销魂愉悦的奇妙。

    那问题出在何处?

    这般想着时,还手捏剑令额外分心悟剑的他,便集中精神意志仔细感受。

    他感受体悟着,一波波愈发汹涌销魂的美妙,也感受着那些神识内中的蹊跷,要抽丝剥茧地找到问题缘由。

    渐渐地,他在他自己那一缕缕没有攻击性的神识中,感悟到了极其微小隐晦的剑意。

    不知多么微小的剑意,潜隐在他的金色神识内,散逸着玄妙波动。

    欢愉,销魂,追求魂之美妙享受,建立情感连接……

    诸多古怪的波动,从那些微小的剑意向外散逸,始终不曾停歇。

    七缕金色神识,若是被比喻为七条纤细溪河的话,那些极小的剑意,便是一个个米粒大小的虫虾。

    ——置于神识溪河的最底部。

    不去细查,不去集中注意力去看,根本难以洞彻。

    最令庞坚感到不可思议的是,那些极小极小的剑意,分明就是由他造就的。

    剑意内中核心,竟然是他神识内的神性!

    可他想来想去,也不记得他蓄意改造过自己的神识,令神识拥有侵染对方神魂的能力。

    “在我斩杀烈熠以后,曾陷入过一种玄奇的悟剑状态。那种境况下,我将师父刻印在剑令内的,众多暗藏玄机的剑决剑式,都给参悟演绎了一番。”

    “当时的我,心中唯有各种繁复精奥的剑诀,没有太多主观思想。”

    “难道……”

    心存疑惑的他,以一道神性意识进入剑令,来到厉兆天演绎诸多剑诀之地。

    看着那些蓝衣大胖子还在剑令内部,孜孜不倦地将诸多精妙剑诀施展,庞坚明知道那些只是拓影,还是有些心酸和担忧。

    稳住心境,他在众多厉兆天的拓影内寻找。

    他很快找到一个师父的身影,如在无章法地挥剑,像是在空中刻写什么字体。

    他仔细观察,再将自己的意识沉入其中。

    “哈哈!”

    在这道属于厉兆天的拓影中,有隐藏的讯息被激发,陡然传出留音来。

    “我的好徒儿,为师知道你脸皮薄,也知道你不懂男欢女爱的美妙滋味。你是我厉兆天的徒弟,岂能没有几个红颜知己?”

    “嘿!为师将我领悟的不传之秘——欢愉之剑,只秘密传授给你一人。”

    “这剑诀,在你没有真正感受到欢愉时不会呈现,可当你琢磨着依葫芦画瓢施展时,就会有剑意沉淀在你的神魂中。”

    “你看到这段留讯,就说明你感受到了欢愉之剑的美妙,尝过了这种滋味。”

    “嘿嘿!修行路枯燥且漫长,若侥幸获得了长生,那就更是无趣了。在我们生命中,有无数的美景,有无数的美食,也有许多的美人,你该逐个去体验的,一个都不可漏过。”

    “为师不仅要教你修剑,也教你修心,教你感悟人生中的万千风景。”

    “好好领悟我的不传之秘,去尽情感受人生中的美好,不要只知一味地修行,白白虚度了有限的光阴。”

    “哈哈!快去吧,快去悟剑!”

    “……”

    厉兆天的叫嚣嚷嚷声,从那道还在挥动剑式的蓝色身影体内传来。

    庞坚也恍然醒悟,他是在悟剑求剑的妙境中,稀里糊涂地领悟了师父留在剑光符号内的这种剑诀。

    这剑诀所散逸的剑意,早就沉淀在了他的神魂之中,当他和那白衣女子神识碰触时,便自然而然地涌现出来。

    他知道了,这是厉兆天做出的一场善意捉弄。

    “欢愉之剑,好奇怪的名字,但愉悦却是真实发生的……”

    人在地底下的庞坚,比那白衣女子的修为境界高,神识的覆盖力和洞察力,也超过了那个上头的女子。

    那陌生女子白皙的额头、脸颊、脖颈,甚至是露出的一截小臂,皆沁出了晶莹汗珠。

    “这是师父的一番好意,他还怕我不肯研习琢磨,可感觉……倒也不错。”

    不多时,七缕欲要坏其好事的月白神识,惊慌且略显艰难地朝着白衣女子体内飞去。

    正享受着这种美好的庞坚,一看如此,属于他的七条金色神识,便陡然飞出了星脉。

    七条金色神识,如七条狰狞的长蛇蛟龙,缠绕着属于月之女神莹玥的神识,如在无度地索取着美好。

    祂远在天外星河的本尊,也在巨大的神台上,举措不安地扭动着神躯。

    祂眼瞳迷离而慌乱,唇角吐息热浪惊人。

    祂匆匆地,截断了和众多神殿内神性意识的连接,不再关注自己辖境神域的状况。

    祂怕祂狼狈的模样,会反馈到那些有神性意识入驻的神像,怕引起信徒们的恐慌。

    “炼狱的淫邪小贼!”

    “我势要将你揪出来,将你剥皮抽骨,将你碎尸万段!”

    祂以本尊在月之神殿怒啸。

    而祂那具夺舍凌月娥的人族之身,也顾不得在地表的星月谷内外,还有没有魔宗强者潜藏了,直接就哆哆嗦嗦地往上方飞去。

    七条被祂收回的月白神识,回归祂躯体的过程中,还在被金色神识纠缠不休。

    在外域星河有着亿万信徒,有着独属于祂神域的月之女神,看着那些缠绕自己月白神识的金色神念,生出一种自己的七个神之分身,正被对方搂抱着不肯放手的憋屈感。

    “放手!”

    “滚开!”

    “你究竟是谁?”

    “我莹玥,势必会找到你,并杀了你!”

    月之女神的凄厉尖啸声,从祂的七缕月白神识传来。

    第一缕,第二缕,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缕。

    六缕金色神识,逐个放开对祂的纠缠,似不愿强人所难,似终于醒悟过来这样不妥当。

    待到最后一缕金色神识,和祂的神念真正分开时,传来一道有些不确定的询问:“你……不愉悦吗?我观你的样子,你其实并不痛苦,也是如我一般享受啊?”

    “真是不明白,你为何急着离开,为何还要找我杀我?”

    神识连接就此中断。

    ……

    星月谷内部,人族形态的莹玥喘着气,暴跳如雷地砸碎了视野内可见的一切。

    祂好不容易积累的月能,化为刺目的波光向外延伸,摧毁了所有实物。

    月亮之上。

    在那皓月族族人日月不眠地,为祂铸造的恢弘宫殿内,传来祂愤怒的神音咆哮。

    这一刻的月亮,变得前所未有的明耀。

    附近的星空中,一些从其它星域移驾而来的神灵,也都觉察到了月亮的异常,聆听到了月之女神暴躁的可怕神音。

    月之女神莹玥,在那些神灵的眼中,一向冷静理智。

    祂的奇怪反应,祂的异常表现,令许多神灵感到蹊跷。

    片刻后。

    一座庞大的金色神台,被一只只巨大的三足金乌牵动着,从炽烈燃烧的太阳呼啸而来,转瞬就横跨了亿万里星河。

    驾驭着占地万亩的神台,伟岸神躯被天然金色甲胄包裹的太阳神,迅速抵达月亮上空。

    祂的神躯如万丈山岳,有一条条蕴藏烈日道则的纹络,显现于祂身上的甲胄。

    祂眼瞳灼热,释放着令人想要膜拜的神光。

    在祂站立的神台周遭,骤然掀起炽烈的火焰,内中不断发生着大爆炸,形成一片片灭世般的恐怖风暴。

    “莹玥,发生了何事?”

    英俊的太阳神温声询问。

    众多皓月族的族人,此刻早就跪拜下来,全都埋首在胸口,不敢直视祂的神台。

    更加不敢直视祂的神颜。

    心情极度糟糕的月之女神,强行压抑着想要杀人的念头,道:“和你无关,请立即离开我的神地!”

    “你有事可以和我说的,我就在太阳之上,你是知道我心意的。”碰了一鼻子灰的太阳神,无奈地轻叹一声,便识趣地御动神台离开。

    祂知道,纠缠没有意义,只会徒遭更多反感。

    皓月族的族人们,全部保持原状,一动不敢动,仿佛失聪失明了一般。

    对于太阳神的献殷勤,月之女神不予回应。

    可在那座月之神殿内,却传来无数珍稀器皿逐个碎裂的声音。

    ……